女雇主6次暴打 女佣逃大街求救

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尤丽雅替被告工作两周后,就开始遭被告暴打,最终逃出家门。(档案照)
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尤丽雅替被告工作两周后,就开始遭被告暴打,最终逃出家门。(档案照)

字体大小:

不满印尼女佣的工作表现,39岁妇女在三个月内六次暴打女佣,不仅用无线电话和铁碗敲打女佣头部,还掌掴她至嘴巴和鼻子出血,甚至拖欠女佣四个月薪水。女佣最终忍无可忍逃出家门,步行13分钟到附近巴士站向路人求助。

这名妇女是王思旻(译音),她面对六项蓄意伤人控状。她昨天承认其中三项,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

受害女佣是印度尼西亚籍的尤丽雅(33岁),她首次来新加坡当女佣,被告是她的第一名雇主。

案情显示,2016年7月至9月期间,被告六度对女佣施暴。

其中一次,被告不满女佣没按指示将三个铁碗留在架子上,反而将铁碗全收进橱柜,当场大发雷霆怒骂女佣。她后来将三个铁碗从橱柜拿出来后,用其中一个铁碗敲打女佣的头部,敲到铁碗都凹了一角。

同年8月,女佣按被告家婆的指示在厨房煲中药,随后才去洗厕所,因此拖迟了洗澡时间,结果惹怒被告。

被告不听女佣的解释,待自己讲完电话后,随手用无线电话挥打女佣头部。被告另一次也曾掌掴女佣,导致她的嘴巴出血。

还有一次,女佣替被告的四岁儿子穿衣服,不料替小雇主穿错裤子,气得当场掌掴她,导致她鼻子鲜血直流,脸颊也被打到红肿,甚至一度耳鸣。

被告随即带着儿子出门,女佣也收拾东西逃出家门,从盛港步行到惹兰加由附近的巴士向一名女路人求助,女路人帮忙报警处理。

调查显示,被告当时也拖欠女佣四个月薪水,女佣当时逃跑时身上只带着一些从印尼带过来的零钱。

王思旻昨天在两名男亲友的陪同下出庭,她后来为了躲避媒体的摄影镜头而特意换装,将原本身上的黑色上衣换成花色长袖衣,加上帽子和墨镜全身“包紧紧”,并与两名男亲友分开走出法庭。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1年2月26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