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档自创招牌拿手菜 疫下成功再创业

尹志城(右)和妻子陈美璇从去年11月一起开档做生意,夫妻俩互相扶持。(施策文摄)
尹志城(右)和妻子陈美璇从去年11月一起开档做生意,夫妻俩互相扶持。(施策文摄)

字体大小:

新加坡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让默默耕耘的小贩及许多每天到小贩中心解决三餐的国人振奋不已。

《联合晚报》先后推出两个系列的《小贩周记》,深入发掘及报道小贩中心特色,向读者介绍超过60档既好吃又有故事的小贩档口。

由于读者和小贩反应热烈,第三系列的《小贩周记》新鲜登场,请小贩畅谈他们手艺如何传承创新,以及他们对创业守业的坚持。

拥有20多年烹饪经验的尹志城在去年疫情期间不顾身边人的劝阻,坚持在牛车水芳林熟食中心开档做小贩,售卖价廉物美,融贯中西的美食。他的不懈努力让生意在过去近半年不断蒸蒸日上,多道菜色几乎每天在午餐时段都供不应求。

尹志城今年41岁,来自马国怡宝霹雳州的江沙县,目前是本地永久居民,小贩档口是他和新加坡籍妻子陈美璇(44岁)一起打拼的夫妻档。

因为家境贫寒,尹志城19岁时凭着敢拼敢闯的态度,孤身一人离乡背井来新加坡打工。回忆起初来乍到的情景,他坦言当年在一家酒店餐馆做初级厨师的日子实属不易,既不被看好又经常受人欺负。

“每次面对困难时,我都会想起父母。我爸爸是一名木匠,妈妈则做小贩,他们非常刻苦耐劳,是我学习的榜样。所以就算没有人愿意做我的导师,我也可以通过观察其他厨师们,自我磨练提升厨艺。”

所谓有志者事竟成,他爬滚打拼了11年后,于2010年首次创业,在中央商业区的食阁里开档卖西餐。短短三年后,他与妻子升级开餐馆,还聘请了六名员工,达成了35岁前当老板的梦想。

“只可惜,店面每月1万4000元的租金太高了,加上其他成本,收支基本只能持平,所以在三年约满后我决定结束营业。但我很享受给自己打工,因此渐渐有了做小贩的念头。”

他去年底成功标下芳林熟食中心二楼的一个摊位,11月开张,售卖价格介于7元5角至10元的中西式料理。其中,他自创的麻辣虾球和叻沙鸡排这两种意大利面口味,以及需要腌制整整一天时间,再慢煮16小时的油封鸭(duck confit)套餐,已成为档口的招牌菜。

“我每天准备新鲜食材,现煮现卖,力求给顾客物超所值的体验。虽然家人朋友起初觉得在疫情期间不宜创业,但我相信危机就是转机,正是现在别人不敢冒险的时候,才是最佳时机。”

尹志城自创的麻辣虾球和叻沙鸡排这两种意大利面口味,以及耗时耗力烹煮的油封鸭(duck confit)是他的招牌菜。(施策文摄)

当年坚守3年之约 攒钱后回新娶妻

从“事不过三”每份工作都做不超过三年的小伙子,到如今成熟干练,可独当一面的实力老将,尹志城最感谢身旁多年来默默支持他的妻子。

他坦率地说,自己是个来自乡下的男孩,既没有学历,也没有家世,十多年前和陈美璇交往时并不受未来岳父的青睐。

“为了争取他们的信任,我非常努力抓住每个机会,哪怕会考验我和女友的感情。例如,我25岁时有一家豪华游艇公司出高薪聘我当私人厨师,每五个月才能回来一次,我请求她等我三年,让我打拼攒钱。”

三年约满后,他信守承诺回到新加坡,申请永久居民身份并购买新房,与陈美璇共结连理,还生了一个儿子。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个贴心的丈夫、尽职的爸爸和快乐的小贩。40岁到50岁是步入中年的开始,我要好好把握。”

虽然这是尹志城人生中最小的厨房,但当小贩是他最有满足感的经历之一。(施策文摄) 

档口命名“艾迪1” 希望每天做到最好

除了在烹饪上下足功夫,尹志城为档口取的名字也别有一番心思。

若单看招牌上写的“艾迪1号”,虽然未必能理解这个小贩摊到底售卖什么,但与一般平铺直述的档口名称相比显得更有创意,让人不禁好奇。

尹志城解释说,“艾迪”其实来自他的洋名Eddy,而他姓氏的英文拼写是“One”,意为一号。

“这样为档口命名是为了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做到‘number one’。不过,我并不是奢望生意要做多大,而是每天都全力以赴,做到自己的最好。”

他笑说,即使这是他人生中最小的厨房,工作也依旧辛苦,但能够实现做小生意的目标,证明自己的能力,他已感到知足快乐。

新加坡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让默默耕耘的小贩及许多每天到小贩中心解决三餐的国人振奋不已。《联合晚报》2019年1月到8月,以及2019年11月至2020年9月,先后推出两个系列的《小贩周记》,深入发掘报道小贩中心特色,向读者介绍超过60档既好吃又有故事的小贩档口。由于读者和小贩反应热烈、欲罢不能,《联合晚报》采访团队“接二连三”,从2020年12月起的每周二,推出第三系列的《小贩周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