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集保险公司不公行为为公众发声 医协将设委员会接收投诉

代表8800名成员的新加坡医药协会昨日发表措辞强硬的立场声明,指保险公司应为附加险保费上涨和保户索偿额增加负责。协会虽同意推出共同承担额,但保险公司也应该解决咨询团不透明和理赔额偏低的问题。(图/Pexels)
代表8800名成员的新加坡医药协会昨日发表措辞强硬的立场声明,指保险公司应为附加险保费上涨和保户索偿额增加负责。协会虽同意推出共同承担额,但保险公司也应该解决咨询团不透明和理赔额偏低的问题。(图/Pexels)

字体大小:

医生组织和保险业者针对有37年历史的私人综合健保计划(IP)的分歧近日加深。代表8800名成员的新加坡医药协会昨日发表措辞强硬的立场声明,指保险公司应为附加险保费上涨和保户索偿额增加负责。协会虽同意推出共同承担额,但保险公司也应该解决咨询团不透明和理赔额偏低的问题。

私人综合健保计划近日争议不断,在平均赔付额不变的情况下,保费却节节上涨。新加坡医药协会认为保险公司应为这一局面负责,并发表措辞强硬的立场声明,宣布将开始对保险公司进行排名,以及设立投诉委员会收集公众对保险公司的投诉,为公众发声。

本地医生组织和保险业者,双方针对有37年历史的私人综合健保计划(Integrated Shield Plan,简称IP)的分歧近日加深。早前,卫生部长颜金勇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卫生部开支预算时说,卫生部已让新加坡医药协会、医学专科学院和人寿保险协会成立三方委员会来探讨和处理问题。

《联合早报》之前报道,部分购买私人综合健保计划全额附加险的保户,须开始支付共同承担额,但一些保险公司规定保户只有向公司咨询团的私人专科医生求医时,自费款额才会设上限。

近来也有医生指出,各家保险公司对谁能加入咨询团(IP Panel)缺乏透明,甚至只有21%的医生能加入。

代表8800名成员的新加坡医药协会昨日发表措辞强硬的立场声明,指保险公司应为附加险保费上涨和保户索偿额增加负责。协会虽同意推出共同承担额,但指保险公司也应该解决咨询团的不透明和理赔额偏低的问题。

将对保险公司进行排名

医药协会会长陈艺旋医生受访时说:“医药协会不时收到病人投诉,他们因保险问题无法继续看同一个医生,或因医生不在咨询团导致须支付的费用过高。然而人们却一直以为是医生过度收费,所以有必要列出事实和数据作为讨论依据。这份立场声明其实已讨论好几年,只不过近日才动笔写。”

陈艺旋指出,医药协会将在今年4月的年度大会后成立委员会,向会员进行调查,以对保险公司进行排名,并公开排名结果。

评估标准将包括咨询团的开放度、选择咨询团医生标准的透明度、申请预授权的便利性和及时性、理赔的及时性、索赔的费用是否符合卫生部收费标准,以及向非咨询团医生求诊时对保户的限制和惩罚。

另外,医药协会也将成立投诉委员会,接收医生和病患针对保险公司的投诉。委员会将处理保险公司拒绝或延迟理赔,不顾病患的利益要求他们寻求其他护理,以及对任何一方不公平的情况。这些投诉将会通报给相关机构以让当局采取行动,委员会之后也将公开与投诉相关的数据和信息。

陈艺旋说,希望透过公开排名和投诉委员会,帮助医生和病患更全面了解各家保险公司,在加入咨询团或投保时做知情的决定。

“这个问题存在已久,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因此最先做的应该是消除误解。各行各业都有害群之马,有过度收费的医生,也会有不愿理赔的保险公司。我们必须一起合作,消除不良极端,才能确保有可持续的医疗系统。”

卫生部早前答复本报询问时指出,一些保户可能误以为若不看咨询团内的医生就无法索偿,但人寿保险协会澄清他们可以继续索偿,虽然那些向咨询团医生求诊的保户可能会获得一些行政上的便利,或所支付的共同承担额是有顶限的。

人寿保险协会日前投稿《海峡时报》言论版时则强调,保险公司须确保咨询团的医生提供高质量和负担得起的治疗,检查工作因此会限制咨询团的规模,但咨询团成员已逐年增加。

协会也表示,将继续通过三方委员会落实和优化医疗保险专案组的建议,包括咨询团的设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