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断措施时隔一年 那些冠病疫情 教会我们的......

字体大小:

从最初的不适应到自觉遵守,我国在冠病时期推行的防疫措施除了改变我们的生活、社交与工作的方式,或也带来更深层次的文化心态转变。

从行为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人们将新的行为坚持约三周至一个月后,就会变成习惯。我国在去年4月7日实施病毒阻断措施,历时两个月。

时隔一年,《联合早报》透过街头调查收集200多名民众对不同防疫措施的看法,尝试了解他们在经历各阶段逐步解封后的心路与改变。

专家学者也指出,下来他们必须从这些社会浅表的改变中,进一步分析有哪些经时间长河的融合沉淀后,会带来更深远的影响。

守规矩是新加坡人在防疫时期展现的最高智慧。受访专家指出,因民众严守秩序也尊重执法,下来更多人接种疫苗后,社交聚会人数限制应可在短期内放宽,从八人增加至10人。

希望可以不再戴口罩的人,则无法如愿。疫情常态化管理让戴口罩成为生活新常态,根据现有科学证据,即使全民接种计划顺利推行,民众也很可能下来两三年内须戴口罩,尤其在出入公共场所时更应这么做,以防病毒传播。

《联合早报》近期针对220多人展开一项街头调查。结果显示,高达85%的人认为,下来只要参加社交聚会者都已接种疫苗,聚会就不应有八人的人数限制。

20210404_news_cb3_Large.jpg
合力追踪防疫器、口罩……这些都成了我们在阻断措施实施后的随身物品。人们也开始意识到生病时戴口罩是好的公共卫生习惯,许多人表示在疫情结束后仍会坚持这么做。(蔡家增摄)

不过,虽然最多人觉得过去一年戴口罩的强制规定深刻影响生活,认为接种疫苗后就应取消这项规定的人极少。超过八成的人表示在疫情结束后还希望维持生病戴口罩的良好习惯,当中有22.4%的人表示还会时刻戴口罩。

新加坡是特殊案例

许多人可能认为,接种疫苗后等于穿上保护服,可以任意行动。公共卫生专家正密切观察这种错误的安全感是否会增加病毒的传播风险。

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张毅颖教授认为,当人们愿意遵守条例时,情况就可受控;新加坡在执法与惩处违规者方面没有丝毫松懈,也向民众传达明确的信号。

他指出,新加坡下来还可进一步放宽聚会人数限制。 

张毅颖说:“在守规矩方面,过去一年多来新加坡人表现特别好。过去许多人觉得这与东亚国家的集体主义倾向有关,但这次疫情中,许多东亚国家的政府在推出防疫措施时也遇到执行困难,所以新加坡的例子还是相当特殊的。”

“人民对政府有高度的信任,大家也能接收与消化和病毒风险有关的信息,自己做出正确判断。”

20210404_news_cb4_Large.jpg
进入解封第三阶段,每到周末或公共假日,商场就会出现人潮。商场管理者目前仍严格实施安全距离措施,确保租户与购物者的安全。(林泽锐摄)

永续发展与环境部受询时证实,尽管我国已进入解封第三阶段,全岛部署的安全距离大使和执法人员数量没有减少。受访商场和商家也预计下来会继续严格管控人潮。

发展商联实(Lendlease)管理的商场包括313@somerset、Jem,以及巴耶利峇中心。联实资产运作主管邱爱妮指出,虽然到商场购物的人数增加,集团仍在探讨优化商场的布局,也加强人潮管控措施,确保租户和购物者的安全。

20210404_news_cb2_Large.jpg
本地员工在远程办公时,有时候也会选择到社区内的一些餐饮或共享空间工作。(蔡家增摄)

本地餐饮品牌Collin's创办人何清元说,他们在设计新开张的餐厅时,都将安全距离纳入考量。新的餐厅都不再有厢座(booth seats)的固定用餐座位。他也预计消费者网上订餐的需求会持续。

新跃社科大学讲师、工业和组织心理学者许元瑞认为,人潮密度过高会造成压力,在如何恢复社交联系时,人与人之间互动应重质不重量,防疫期间实施的安全距离措施在疫情结束后应持续。

谈及口罩,许元瑞指出,口罩成了冠病期间人们的随身物品,也有很大的象征意义。“如果下来我们在传达公共卫生信息时继续提倡,戴口罩就会像饭后洗手一样,成为自然的卫生习惯,甚至是社交礼仪。”

新加坡管理大学老龄化研究中心主任郑宝莲教授则提醒留意数码隔阂。她说,对于没有经历过2003年沙斯危机或其他重要历史事件的年轻一代来说,冠病对他们生活带来的冲击会留下更深刻的烙印,这或许也会造成世代之间的隔阂。

她指出,以社交为例,冠病加速数码化的进程,原本就已非常习惯在网络世界互动的年轻人,现在几乎做什么事都先上网。

“当然,很多较年长者也掌握新的网络技能。他们能用手机与电脑和孩子、孙子保持联系,但他们更多是逼于无奈这么做。他们无法透过线上互动得到同样的满足感。年轻人必须意识到这点,不要忽略长辈的需求。”

接种疫苗不意味可自由出入境 

越来越多政府探讨推出冠病疫苗护照,人们对跨境人员能健康、安全、有序地往来也有了更大的期待。不过,受访公共卫生专家指出,下来半年至一年内,新加坡对跨境旅行仍将采取高度谨慎与保守的态度,政府将专注于逐步开通双边旅游廊道。

20210404_news_cb_Large.jpg
近一半的人不认为接种疫苗后可以自由出行,超过六成的人也反对或强烈反对让已接种疫苗的旅客自由入境。(何家俊摄)

《联合早报》民调结果反映,新加坡人在短期内对旅游也多抱持谨慎观望的态度。虽然多数参与调查者认为,过去一年无法出国严重影响生活,但近一半的人不认为接种疫苗后可以自由出行,以及返新后无须接受检测或履行居家通知。

超过六成的人也反对或强烈反对让已接种疫苗的旅客自由入境。

目前欧盟正在探讨推出区域内的疫苗护照,泰国政府也已宣布接种疫苗者从今年7月起游普吉岛免隔离。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张毅颖教授指出,这类新闻会给人错误的印象,以为打疫苗后,自由旅行变得安全,一些人可能也为了出国而接种疫苗,但这样的想法在短期内不实际。

他说:“或许其他国家会采取不同的做法,只要人民接种疫苗,就可以在区域内旅行,不用隔离,但新加坡还是非常小心和保守的。新加坡相信只会探讨一些双边安排,逐步重启旅游。”

根据移民与关卡局的数据,相较去年首两个月发出10万多本护照,该局今年同期只发出约3万7000本护照,人们对短时间内能出国旅游仍不乐观。

新跃社科大学讲师许元瑞正在研究边境管制收紧如何影响人们的意识形态,包括对世界多元文化的开放与包容。他指出,调查显示本地人无法出游后,对多元文化体验的接受度变低,或变得更内视。“这将是边境重新开放后必须修复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