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反兴奋剂机构解禁 外界反应贬多褒少

国际田径总会会长塞巴斯蒂安·科:尽管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重新运作,但该国田径运动员将继续被禁赛。(法新社)
国际田径总会会长塞巴斯蒂安·科:尽管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重新运作,但该国田径运动员将继续被禁赛。(法新社)

字体大小:

(伦敦综合电)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执行委员会前天在非洲塞舌尔召开会议,以12票对2票赞成解除对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的禁令。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在被禁三年后,终于迎来恢复运作的一天。

不过,即使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重新运作,他们依然任重道远。国际田径总会会长塞巴斯蒂安·科表示,他们不会因此而放软态度,将继续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赛,该国必须再达成两个条件,方能恢复国际田总的会员资格。

他说:“俄罗斯当局必须承认《迈凯伦报告》以及《施密德报告》的调查结果,承认他们的体育官员参与兴奋剂计划,并掩盖俄罗斯运动员泛滥服用禁药的事实。”

“另一个条件就是俄罗斯当局必须提供2011年至2015年,在莫斯科实验室的兴奋剂测试样本数据,以便田径公正单位(AIU)确定这些样本中是否存在可疑结果。”

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总裁尤里·加努斯承认,在恢复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参赛资格方面,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前天的解禁对该国田径运动来说,是非常积极的信号。

俄罗斯副总理奥莉加·戈洛杰茨也对WADA的决定感到高兴,她说:“俄罗斯确定坚持干净体育竞赛的原则。过去几年,俄罗斯在禁止使用兴奋剂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使其更加透明和易于理解。”

不过,不少国际体育界人士对解禁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持反对意见。

WADA副主席琳达·赫连兰德指出,解除禁令对反兴奋剂运动的可信度造成了阴影。她说:“我代表干净运动员和所有相信干净运动的人,表达我们的失望之情。作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忠于公平运动的价值观,但今天,我们在保护体育的完整性以及维护公众对反兴奋剂工作的信任方面,做出错误的决定。今天,作为干净运动的守护者,我们失败了。”

在WADA执行委员会中,仅有两名委员投了反对票,琳达是其中之一。

加拿大与英国反兴奋剂机构也对解禁的决定感到十分失望,他们认为,这对杜绝运动员使用禁药的歪风,造成极大的困扰。

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在2015年被查出该国田径运动员有系统地服用禁药,被吊销了运作资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