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酷的杨佳敏 其实很腼腆

字体大小:

在球场上创造本地羽坛纪录的杨佳敏,场下是个腼腆的小女生。

20岁的她,已被华文媒体称为“新加坡一姐”了,对此她并不反感,反倒傻笑着说:“还可以啦。不过我真的是队里最老的了。才20岁就是最老了(笑)……不会感到压力吧,我觉得,更多是庆幸。我觉得我有一点责任,就是给(后辈)最好的榜样。”

杨佳敏是新加坡首位获得世界青年排名第一的羽毛球运动员,上周(8月23日)在世锦赛更创造了打入八强的佳绩,其中爆冷击退世界排名第一的山口茜之战役,更让她一战成名。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XK0QgkNXbw

此前杨佳敏也曾表示,期待与台湾一姐戴资颖交手,要从“小戴”的身上多多学习。这么巧,资深羽毛球评述员吉莉安·克拉克(Clark)本届世锦赛便曾形容杨佳敏的球风让她想起戴资颖。

对此,杨佳敏的反应是先接受后排斥。

杨佳敏:不要像戴资颖,我要成为我自己

杨佳敏告诉记者,也许是因为自小喜欢在手上多加变化(戴资颖以假动作闻名)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自己也经常失误丢分而输掉比赛(戴资颖也以莫名其妙失误输球著称)的关系。

“我不觉得我跟戴资颖打法相似,其实还蛮不一样。我不想要跟她一样,要成为自己。”

说这话的时候,杨佳敏依然是轻声细语的,没有一点激动。

每次比赛前,杨佳敏都会给自己打气。

“因为我是基督徒,所以每次比赛前我都会告诉自己,神与我同在,提醒自己不是孤单一人。”

会大声喊出来吗?

“跟自己说而已,不会喊出来啦(大笑)。”

杨佳敏专注比赛时,表情有点严肃,只有在最后关头才会稍微呐喊激励自己,有时失误了会转过头看看教练,但她并不是那种七情上面的运动员,似乎是将情绪藏得很深。不过从她的访谈对话中,又感觉到她性格的内向里面,还有单纯。

她说:“我只是比较不去在乎别的东西,尽量专注于我自己,可能大家就会觉得我没什么表情吧。”

杨佳敏(右)在教练穆利奥调教下,稳健进步。(王慧/摄影)

对垒山口茜的第二局后半阶段,杨佳敏连续得手,拉开比分,教练穆利奥示意要她抹抹脸缓一缓节奏。其实杨佳敏在场上很少要求换球、擦汗,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我通常不会拖延比赛。如果对手想拖延,我也不是太在乎。我的风格不是那种(太计较的)。”

在场上,杨佳敏就单纯想打球,以至于有时候节奏太快,太心急,她自己也想叫自己慢一点。羽毛球节奏快,短短三两分里,敌我双方都在不停改变策略,不断应变,杨佳敏认为必须适时让自己冷静下来。

学习桃田控制场面减少失误

杨佳敏目前最想解决的就是失误丢分的问题,她想要在场上更稳健一些。此前她也已经说过,正在研究桃田贤斗的打法。贵为当今世界第一男单,桃田这两年来可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世锦赛决赛摧枯拉朽消灭安东森一仗,让人见识到他的可怕。

那么女单该如何师法男单?杨佳敏说,想要学习桃田控制不同赛情的能力。

桃田贤斗的打法是杨佳敏研究的对象。(海峡时报)

与同辈冲击女单顶尖球员

在同辈中,杨佳敏与中国女双球员李茵晖是好朋友,之前因为青年赛结识,杨佳敏也曾在李茵晖的湖北老家训练过一段日子。至于同辈中的竞争者,杨佳敏提到了印度尼西亚的格蕾戈丽亚与韩国的安洗莹,不过杨佳敏并不认为同辈之间有太大的竞争关系,她说:“我们现在都在冲击前辈。”

杨佳敏目前世界排名28,安洗莹排名29,状态很好的格蕾戈丽亚则已经爬上世界第14。

现在的排名是杨佳敏生涯最佳。在争取东京奥运资格的积分榜中,参加了七项赛事的杨佳敏以2万7958分排名第10,如果继续保持下去,她有望拿到奥运正赛入场券。

杨佳敏即将前往台北,参加世界羽联巡回赛“超级300”级别的台北公开赛,首轮将对上赛会二号种子、加拿大的李文珊。

拉查诺最难打

谈到最难打的对手,杨佳敏毫无犹豫说出了泰国前世界冠军拉查诺的名字。

今年3月1日,在德国公开赛女单复赛,拉查诺以绝对优势21比7、21比12横扫杨佳敏。那场失利让她上了一堂课。杨佳敏说,拉查诺属于进攻型球员,要抵挡其攻势很辛苦。上周在世锦赛复赛,杨佳敏再次遇上拉查诺,结果杨佳敏以17比21、11比21再次不敌。赛后她有点自责,认为其实可以做得更好,但已经没有今年3月那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杨佳敏今年3月不敌拉查诺,赛后合影发在Instagram上,自我勉励,拉查诺也留言要她加油。)

如何在今年3月的失败后重新站起来?杨佳敏轻描淡写地回答:“好好研究如何限制对方的球路。”

从杨佳敏言谈,可以感受到她的“平常心”。她热爱羽毛球,脚踏实地训练,积极参赛,不会好高骛远夸夸其谈。这次世锦赛,她达到了淘汰种子球员的目标,接下来就是进军奥运了。

爸爸妈妈让杨佳敏自由飞翔

这名国家队一姐,在家中其实是老幺,走上羽毛球之路,她得到父母亲的全力支持。

杨佳敏在父亲杨昔达(63岁,绘测师)与母亲王芳贵(56岁,律师)的影响下接触羽毛球。

杨昔达是羽球迷,经常和女儿交流羽球的看法。

不过杨佳敏说,一开始父亲还是比较希望她在主流学校升学,所以在南洋小学毕业后,杨佳敏先升入南洋女中,不过学业与训练无法兼顾,杨佳敏最终选择进入体校。

O水准之后,杨佳敏更是全身心投入羽球。

爸爸杨昔达(左)与妈妈王芳贵(右)25日到机场迎接宝贝女儿杨佳敏。(陈来福/摄影)

上个星期天(25日),家人到机场迎接杨佳敏,母亲王芳贵受访时说,其实让女儿成为职业羽球员,这个决定并不困难。

“她从第一天拿起球拍,就是那么热情。是她让我们的决定变得轻松。”

虽然母亲一直自谦技术上没办法帮助女儿,但她无条件的支持,让杨佳敏有了巨大的依靠。关系亲密的母女俩无话不谈,每次比赛后杨佳敏也都会打电话给母亲。

有疼爱自己的家人,杨佳敏就连自己的积分也不用担心,每次赛后爸爸妈妈都会第一时间帮她算好。

杨佳敏:打到打不动为止

不过杨佳敏说,父亲唯一的担忧,是要她为职业生涯之后的道路做好准备,毕竟运动员总要面对各种伤患。

在世锦赛16强对垒越南女将武氏庄的比赛里,杨佳敏因为背伤请求了医疗暂停。

对于伤势,杨佳敏说并无大碍,她需要的只是休息。回到新加坡后,她自己也会寻找其他医疗管道,帮助她克服这些问题。

在场上,杨佳敏都非常专注。(路透社)

运动员要保持健康,要保障竞技生涯,就必须仰赖专业的评估与规划,此外就是运动员自己的决心。

杨佳敏给自己的期限是:“打到打不动,打到觉得身体受不了为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