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著名教练萨拉查身陷禁药丑闻 门徒是受害者还是共犯?

 2011年9月法拉赫(右)赢得世锦赛5000米金牌,赛后教练萨拉查(中)与法拉赫、卢普(左)拥抱庆祝。(法新社)

字体大小: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昨天针对名教练萨拉查被禁四年的丑闻发出了疑问:“我们会向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查询,首要了解到底多少名运动员被调查。(萨拉查事件)报告的调查时间范围有多长?会不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到任何一届奥运会的成绩?”看来奥委会、WADA等机构打算对萨拉查与其门徒追究到底。

美国知名中长跑教练萨拉查(Salazar)联同德州医生布朗(Brown)本月1日被美国反禁药机构(USADA)禁止参与运动事业四年,震撼体坛。萨拉查的门徒包括英国的奥运5000与1万米金牌得主、世界冠军法拉赫(Mo Farah)以及美国的1万米赛跑奥运银牌得主卢普(Rupp)。

从耐吉俄勒冈计划开始

据USADA调查,萨拉查与布朗长期为其门徒使用药物(包括睾丸激素)提升表现。USADA总监泰格特(Tygart)形容他们简直把运动员当白老鼠,在运动员身上实验各种药物。泰格特曾揭露脚踏车传奇运动员阿姆斯特朗(Armstrong)的禁药丑闻。这位著名的调查人员说:“运动员完全不知道他们被喂食了什么,不知道那些药剂和做法是否被禁止。他们就是被送到医生那里,然后被告知‘你要听医生的话’。”

萨拉查于2001年在体育品牌龙头耐吉(Nike)旗下成立“耐吉俄勒冈计划”(Nike Oregon Project)培养中长跑人才。

萨拉查曾是1980年代纽约马拉松冠军,退役后当起教练,培养出法拉赫与卢普,成功打破非洲国家在中长跑的垄断局面。本周在多哈举行的田径世锦赛,他的门徒之一巴泽尔(Brazier)在男子800米决赛中夺冠;刚斩获女子1万米长跑世界冠军的荷兰名将熙梵·哈山(Sifan Hassan)也是俄勒冈计划的成员。

多年来田径圈都传闻俄勒冈计划有蹊跷,直到2015年英国广播公司的调查记者戴利(Daly)制作播客,与萨拉查的前助理马格尼斯(Magness)在节目上揭露,事件才获得更广泛的报道。当然萨拉查矢口否认,并撰写长文反驳,声称那些实验是为了避免有人在他的门徒身上施药,防止别人诬陷。不过2017年俄罗斯黑客组织“Fancy Bears”盗取了USADA的初步报告,向媒体揭露调查人员取得的萨拉查电邮内容,包括如何使用燃烧脂肪用的药物——肉碱(L-carnitine)在短时间内提升运动员的能力,才让丑闻进一步曝光。

耐吉赞助许多顶尖长跑运动员,此案造成耐吉股市受挫,萨拉查表示将上诉,耐吉也站在萨拉查一边,并声明公司绝不容忍使用禁药的行为。

不过USADA显然不以为然,据调查,耐吉高层确知萨拉查的行为,对此泰格特严厉批判:“我希望这足以向所有赞助商敲响警钟。大家应该退一步想想,到底什么才是对体育运动有益的,为什么公司要投资体育项目?”

不过泰格特始终强调俄勒冈计划完全由萨拉查与布朗操纵,运动员都是被动的受害者。不知奥委会如何看待,会不会有人被揪出来取消奖牌?有待各机构的调查。

该不该与恩师切割?运动员陷两难

2017年调查报告泄漏之后,不少运动员选择退出俄勒冈计划,包括法拉赫,但他的理由不是因为丑闻,他也始终站在恩师一边。

里约奥运1500米男子赛跑金牌得主森特罗维兹(Centrowitz)在2018年与萨拉查分道扬镳。前晚他顺利闯入世锦赛1500米赛跑半决赛后,拒绝回应萨拉查丑闻,表示目前要集中精神比赛。

俄勒冈计划成员恩格尔斯(Engels)则质疑USADA公布判罚的时机:似乎旨在影响萨拉查门徒的表现。

闯入女子1500米决赛的美国名将珍妮·辛普森(Jenny Simpson)则认为判罚出炉,体坛应该庆幸:“在一段很长日子里,人们谈论(体坛的)阴影,一些乌云。现在我可以不说乌云了,我们有了判决,事情终于明朗化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