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明年7至8月最有可能办奥运

科茨(左)上月在记者会与组委会主席森喜朗(右)比邻而坐,如何安排好奥运新赛期是两人共同面临的巨大挑战。(法新社)

字体大小:

国际奥委会东京奥运协调委员会主席科茨表示,展期到明年7至8月举行东京奥运是国际奥委会所希望达成的方案。展期势必造成主办费用激增,根据日本国内专家估算,可能会上升超过三成。

(东京综合电)东京奥运会确定展期,但新赛期尚未确定。日本《读卖新闻》报道称,国际奥委会正在与各体育组织合作,希望将新赛期确定在2021年7月至8月间。国际奥委会预计会在下个月内正式宣布新赛期。

澳大利亚奥委会主席兼国际奥委会东京奥运协调委员会主席科茨在接受《读卖新闻》采访时说,东京奥运新赛期将会在2021年温布登网球锦标赛和美国网球公开赛之间。前者赛期在7月10日结束,后者则是在9月开赛。

东京奥运原定赛期是在今年的7月24日至8月9日,若真展期至明年7月至8月间,那便是正好展期一年。

最大困难是如何与其他主要赛事错开

科茨表示,国际奥委会希望能继续沿用目前东京奥运定下的各项安排,例如将马拉松赛安排在北海道的札幌举行,避开东京夏季高温。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前天曾表示,奥委会正在考虑各种展期方案,其中也包括展期至春季举行。制定新赛期最主要的挑战在于避免与其他赛事赛程发生冲突。春季方案将会与职业足球联赛和美国职业篮球赛(NBA)赛程冲突。

夏季方案相对现实,但也会与2021游泳世锦赛(7月16至8月1日)和田径世锦赛(8月6日至15日)撞期。不过世界田径总会会长塞巴斯蒂安·科已经表示,如果需要,田径世锦赛可以展期至2022年。    

展期对于现代奥运而言是前所未有的举动,但在如今肆虐全球的2019冠状病毒疫情之下,却也是不得不做出的正确选择。不过展期自然带来主办成本的激增。牛津大学赛德(Said)商学院教授傅以斌(Bent Flyvbjerg)说:“当这样的项目必须更改计划时,就像一艘超级油轮转向,而且确实很昂贵,现阶段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付账。”

展期或使主办成本增加约3000亿日元

东京奥组委在12月表示,此次奥运会将耗资1万3500亿日元(约176亿7700万新元,1新元约76.37日元,下同),其中大部分将由东京都政府自行负担。《日经新闻》前天援引东京奥组委的话报道称,推迟举办将导致成本增加约3000亿日元。  

关西大学教授宫本胜浩最近则发表了另一份估算,不包括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推迟一年举办奥运会将增加成本4220亿日元,并对经济造成2180亿日元的损失。奥组委和宫本胜浩的估计分别是主办费用上升22%和31%。

傅以斌称,许多额外成本在于必须要留住员工,这些人本该在赛会结束后就可以解散,现在却要多雇佣一年。

鉴于当前全球经济停滞,让他们做别的项目也不太现实。“世界今非昔比,现在谁还需要更多的人呢?”

原定7至9月用于奥运会和残奥会的运动场馆突然空置,维持费用也是一个负担。宫本胜浩估计,单单是维护45个场馆就须要额外花费约220亿日元。一些奥运设施明年夏天已经被预订用于其他赛事,可能迫使奥组委另外想办法。而且,单项体育总会可能须要额外举行奥运资格赛。更尤其令人担忧的是奥运村的命运,那里许多公寓已经售出,购房者原本指望2023年能入住。如果须要延期,奥组委可能要付出违约金。

当然,我们无法排除最坏的可能性。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认为,东京奥运将是人类战胜冠状病毒的象征,但问题在于,没人能够保证届时疫情能得到控制,更不能排除进一步的推迟,也不能排除最终停办。傅以斌也悲观地说道:“如果天意如此,比赛彻底取消,那将是巨大的金钱浪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