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疫情笼罩 F1赛车可能从此一蹶不振?

疫情严重威胁着赛点(左)和威廉斯(右)这些小车队的生存。(路透社)

字体大小:

2019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造成赛事停摆,收入骤停。原本处于收支平衡状态的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赛陷入困境,不断宣布措施减少开支。尽管如此,缺少大型汽车集团支持的几支小车队仍面临破产风险。预算帽制度也有可能对F1吸引力造成长期影响。

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F1)加拿大大奖赛也在前天宣布展期,2020赛季开赛日期继续推迟,同时,F1战略集团也在前天宣布,高级管理层主动减薪、近半数员工停职,各车队工厂继续停工,希望以此节省开支,度过难关。在席卷全球的冠病疫情冲击下,本就摇摇欲坠的F1帝国,显得格外脆弱。

在前八站比赛相继宣布取消或展期后,原定6月14日举行正赛的加拿大大奖赛本有望成为2020赛季揭幕战。如今开赛日进一步推迟到6月28日的法国大奖赛,日程表上暂还有13站比赛未受影响,但仍须视疫情而定。

F1战略集团半数雇员停职 各车队殷勤工厂停工

赛季无法开始,F1赖以生存的赛事推广、转播权、广告和赞助收入全部暂停,而开支却要继续。F1战略集团雇有超过500名员工,F1在昨天的文告中称,那些负责比赛日或无法远程履行职责的员工将接受停职,约占F1集团员工数的一半。包括总裁凯里在内的高级管理层则自愿减薪20%。

F1战略集团、F1委员会和10支F1车队还一致同意,各队及引擎供应商工厂继续停工。而麦克拉伦、威廉斯和赛点三支英国车队早在上周就宣布让员工停职。根据英国政府规定,停职员工可以领到相当于月薪80%的政府津贴,最高可达每月2500英镑(约4396新元)。此举可大幅减少车队开支。

为什么F1格外脆弱?

冠病疫情给全球体育赛事按下了暂停键。相较于欧洲五大足球联赛和美国职业篮球赛(NBA)等赛事,F1受疫情冲击似乎格外严重。

麦克拉伦车队总裁布朗在上周曾表示,如果不能采取积极果断措施降低开支,F1十支车队中可能有四支会面临破产困境。现在的局势下,若有车队倒闭,恐怕找不到买家接手。

麦克拉伦车队总裁布朗(白衣)担心会有车队破产,造成F1进一步缩小规模。(法新社)

其实F1面临的困境并不新鲜,2012赛季F1还有12支车队,每站比赛有24辆赛车,之后因为小车队破产,逐步缩水至目前的10支车队。而F1车迷们也都明白,各队间竞争力相去甚远。

处在第一集团的是马赛地、法拉利和红牛。前两者是厂商车队,后者有本田及阿斯顿马丁直接提供技术和资金,三队的资源强大。第二集团是雷诺和麦克拉伦,虽也是厂商车队,但前者对F1已意兴阑珊,一直计划退出,后者依靠雷诺提供引擎,因此竞争力较弱。第三集团是阿尔法罗密欧和小红牛,其实就是法拉利和红牛的二队。第四集团则是威廉斯、哈斯和赛点这三支小车队,已经完全是陪跑角色。

英超、NBA的球队大多都有盈利。而F1各队则是在争取收支平衡的基础上,尽力投入更多资金用于提升赛车性能。举例而言,马赛地车队去年收入4亿2000万美元(约6亿新元,1美元约1.43新元,下同),支出4亿2500万美元,微亏500万美元。雷诺车队2亿1000万,收支平衡。威廉斯车队则是收支平衡的1亿3200万美元。由于各队原本都只是收支平衡,在疫情之下,收入骤然停止,自然会陷入困境,尤其是那些身后没有大集团支持的小车队。

F1新对手:Formula E

成绩越好,曝光度越高,商业收入越高,也就有越多资金投入研发提高成绩,反之亦然。所以F1很早就陷入了强弱悬殊的恶性循环。为了打破窘局,F1去年决定在2021赛季引入预算帽制度,将各队开支限制在1亿7500万美元以下,希望借此让竞争更加激烈。如今受疫情冲击,F1正在讨论进一步降低明年的预算帽,或会降低至1亿5000万美元,甚至1亿美元。

可是,汽车工业发展发现已经转向电动车,面对电动方程式(Formula E)的竞争,F1限制预算又会降低比赛吸引力,前途难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