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电子竞技 疫情之下的幸运儿

受疫情影响,美国NBA职业篮球联赛宣布喊停。不过由布鲁克林网队的球星杜兰特领衔的NBA2K电竞赛则于4月3日拉开战火。(卢芳楷制图)

字体大小:

随着2019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在全球蔓延,各大职业体育赛事纷纷“关门谢客”,而能够让彼此保持社交距离的电子竞技则很好地填补了这一体育空窗期。一些体育电竞联赛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给当下略显枯燥的国际与本地体坛带来活力。

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4月3日推出一项为期十天的NBA2K电竞比赛。该赛事阵容庞大,吸引NBA大牌球员参与,包括布鲁克林网队(Brooklyn Nets)的杜兰特(Durant)、亚特兰大鹰(Atlanta Hawks)队的21岁小将特雷·杨(Trae Young)、波特兰拓荒者(Portland Trail Blazers)中锋怀特塞德(Whiteside)等球星。

西甲联赛、德甲联赛、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F1)也都开始举办各自的线上电竞比赛,反响热烈。据统计,西甲电竞赛事线上观众人数突破100万,而F1虚拟大奖赛则吸引了最高40万人同时在线观赛,比赛录像的播放量也超过了135万次。

一系列的体育赛事撤退,似乎给电子竞技让出了一条“康庄大道”。

德国电竞协会主席贾格诺(Hans Jagnow)在接受当地媒体访问时就表示,无论是出于经济考虑还是社会因素,开展电竞比赛都是合法的。这是一个开放性的实验,也是一个好的态势。尤其是在当前社会个体在空间距离上处于隔离状态之下,游戏能成为人与人之间的很好的纽带。

德国电竞协会主席贾格诺。(互联网)

在新加坡,许多体育赛事也受疫情影响,纷纷展期。新加坡泳总3月底就宣布,将全国锦标赛和全国分龄游泳赛延期举行,由国际泳总主办的跳水大奖赛则直接取消。新加坡足总也表示新加坡超级联赛赛事展期,雄狮队与巴勒斯坦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两场世界杯预选赛也均延后举行。

不过,汇集本地、中国和缅甸玩家的第二届TVLB国际电竞线上赛就在4月5日成功举办。该比赛运用云技术传输视频信号,实现中国、新加坡、缅甸三国连线,并邀请专业的电竞解说员对赛况进行解说报道。据中国《新浪体育》的消息,该场比赛在中国虎牙、斗鱼等直播平台进行全程直播,访问量峰值近十万人。

第二届TVLB国际电竞线上赛,新加坡战队Impunity参赛情况。(互联网)

此外,亚洲首家共享电竞工作空间“The Gym”目前也正在与本地的体育项目方展开合作,预计会在政府的“断路器”(Circuit Breaker)式防疫措施结束后(即5月4日之后),举办一场将电竞与体育相结合的大型电竞比赛。

“The Gym”电竞场馆今年2月刚刚成立,预计将五月份举办一场与传统体育相结合的比赛。(互联网)

今年2月刚刚成立的“The Gym”电竞场馆坐落于惹兰勿刹,由41岁的梁扬镒所创办。他告诉《联合早报》:“我们四月初就有在跟一些本地的体育选手和机构讨论,而且当时还准备举办一场小规模(十人以下)的电竞比赛,但因为政府突然颁布防疫措施,导致我们不得不将此事延后进行。”

“The Gym”电竞场馆创始人梁扬镒。(受访者提供)

技术出身的梁扬镒在电竞行业干了快20年,对电竞比赛的呈现方式颇有了解。长期在中国发展的他表示:“新加坡电竞还是属于启蒙阶段,缺少很多绚丽的东西。所以我希望能把中国的一些舞台技巧也搬过来,帮助本地发展电竞。”

与此同时,新加坡电竞与网络游戏协会(SCOGA)主席邱进航也表示,最近协会就接到不少本地机构来电寻求合作,其中不乏本地的体育选手。

问及是否会像欧洲足球那样,将赛事搬到线上,邀请一些职业选手前来参赛,邱进航说:“目前一切都还在探讨中,我们不排除未来会有一同合作的可能。”

然而,疫情多少还是给电竞带来了一定的影响。邱进航指出,SCOGA在疫情之前每个月都会有两场线下电竞比赛以及一场电竞分享会,但如今,他们只能将这些活动改为线上。

他告诉《联合早报》:“平时我们每个月都会举办一两场社区活动,以及一场线下的电竞分享会,但自从二月份起,这些活动大部分都停办了。”

2019年校园电子游戏盛会合影。(图片取自CGF面簿)

去年8月,SCOGA就成功举办了第七届“校园电子游戏盛会”(Campus Game Fest),两天之内吸引到6万人次。原本要在今年8月再度举办,邱进航现已开始表露出担忧:“这是我们的年度盛事,我们一直在筹备今年第八届赛事,但现在因为这疫情,不确定这活动是否还能继续。”

无论如何,在各大职业体育联赛能否重启悬而未决、冠军归属争论不息、大牌球员带头降薪的衬托下,电子竞技似乎逆流而上,成为疫情笼罩下为数不多的“幸运儿”。但是要如何制定长久发展计划,对于本地市场有限的新加坡而言,仍是一大挑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