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本地跆拳道国手黄名纬 当网红支撑体育梦

字体大小:

比起游泳、乒乓球、羽毛球等热门全民运动,新加坡人对跆拳道的了解并不深。现年25岁的黄名纬不但是国手,也当起“网红”,致力于通过有趣的视频增加国人对这项运动的了解。

黄名纬在2017年的英联邦跆拳道锦标赛上,赢得男子58公斤以下金牌,成为我国第一位在这项大赛对战项目中获得金牌的运动员。

如今2020东京奥运会确定展延至明年,黄名纬的奥运梦不得不按下暂停键。去年12月,他前往挪威与当地选手训练,但迫于2019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4月1日才回到国内。亚洲区资格赛原定4月在中国无锡进行,因疫情改至约旦安曼,随后又再推迟到6月。

我国跆拳道选手黄名纬柔软度高。(档案照)

黄名纬表示,他的短期目标是取得奥运男子58公斤以下的参赛资格。他也希望能回馈新加坡跆拳道运动,提高本地竞争水平,让新加坡成为东南亚强队。

如今黄名纬的社交媒体上除了有训练视频,还有许多有趣又搞怪的影片。截至4月22日,他在Instagram上共吸引了至少7万5000人追随,在抖音上的粉丝更是高达240万人。

“起初我没有太多经济支持,所以一直寻找赞助商。我想,获得赞助的最好方式是提高知名度,赞助商才会愿意跟我合作。这就是为什么开始创作有趣的影片,让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关注我。”

背对投篮成功、往后投掷踢靶进篮,这些看似与运气离不开关系的影片得耗好几个小时才能达到想要的效果,黄名纬才意识到即使是随手上载在抖音上的短视频,背后也须付出一番精力。

李显龙总理星期二(21日)宣布冠病病毒阻断措施延长至6月1日。无法到体育馆与队友训练的黄名纬如今除了专注加强核心肌肉训练外,还拍了许多短视频解闷。

“我热衷于为我的短视频构思内容,接下来的日子除了会制作更多影片,也会努力做有氧运动。我希望新加坡能尽快度过这个难关,让我们恢复正常生活。”

黄名纬(左)在2019年东运会中一路打进男子58公斤以下决赛,最后败给世界排名当时第13位的泰国选手拉姆纳农。(档案照)

黄名纬2019年在菲律宾东南亚运动会58公斤以下一路打进决赛,屈居亚军,但已是新加坡20年来首位在跆拳道对战项目闯进决赛的运动员。为圆梦,他的父母去年12月送他到挪威受训。

他告诉《联合早报》:“父母支付了我在挪威训练的费用,新加坡体育理事会和跆拳道协会也提供大约2万5000元左右的经费,包括一切所需装备。”

运动员要想突破自我取得更好的成绩,未成名前大部分必须自费。成为游泳奥运冠军之前,约瑟林在美国训练;还没在东运会赢得花样滑冰金牌的伍宣菱一样。

雪中送炭报答挪威国家队的恩情

在挪威训练的这四个月里,这名暂时从南洋理工大学心理学系休学的大学生获益匪浅。

他说:“挪威的教练不仅仅是跆拳道教练,他还拥有生物力学的博士学位。所以我们既有传统的跆拳道训练,也有专项力量和体能训练。这些有结构的科学方法改善了我的弱点,让我比平时进步得更快。另一点就是,我有机会和世界顶级的选手对打,这些高排名选手都受邀参加过世界大奖赛。”

亚洲选手和欧美选手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体格,黄名纬通过比他更强壮、速度更快的选手对练达到他在亚洲没法取得的效果。

在黄名纬回国前,他寄了2000个口罩给挪威国家队的成员,报答他们的照顾之恩。

“我第一次见到挪威队是在伊朗进行短期训练的时候。尽管他们不认识我,他们还是把我当作自己人来对待。他们会给我建议,帮助我训练出最好的自己,不要求任何回报。甚至在我前往挪威做特训时,国家队教练安排我和他住在一起,让我节省住宿费。他们把我当成同胞,我很感激他们。

“当疫情暴发,全世界口罩短缺。我想,如果能在这非常时期为他们弄到一些口罩,会是报答他们得好机会。我和父母讨论后,订了口罩送给他们。很高兴能够帮上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