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我国前花样滑冰选手于书然: 体罚不是严格训练

字体大小:

我国前花样滑冰选手于书然不久前在社交媒体揭露自己过去在中国曾遭教练言语侮辱以及身体和精神上遭受虐待,她昨天接受《联合早报》越洋电话访问时认为,教练对训练的严格要求不等于可任意施加体罚,不论成绩好坏,每一名运动员都值得尊重。

如果给你一个能够去奥运比赛的机会,你会在这十几年的职业生涯中,用多大的牺牲和努力去实现它?

绝大部分运动员在还年幼的时候就投身运动,日以继夜训练,教练和队友是他们除家人以外接触最频密的人。除了亲如家庭的励志故事,也有不少运动员在成年后揭露自己年幼时遭遇的暴力对待,让闻者心酸。

不少人在追梦过程中都有这样的想法:为了成功,这点牺牲和疼痛算什么?可是长期体罚造成的心理阴影,值不值得用来被换取成功?

现年19岁的新加坡前花样滑冰选手于书然最近观看了Netflix纪录片《吹哨人:美国体操队性侵丑闻追踪》后,在社交媒体揭露个人经历,并接受英国《卫报》访问。于书然表示,她在中国训练期间曾遭教练言语侮辱以及身体和精神上的虐待。她认为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全球各地,希望自己的经历,可以警惕目前正遭受不公正对待的运动员。

教练不应为成绩牺牲运动员心理健康

虽说“严师出高徒”,但于书然认为,严格(strict)和体罚(abuse)是不一样的。

人在纽约的于书然昨天接受《联合早报》越洋电话采访时说:“小时候我不知道这些身体上的虐待是错误的,教练总说这是为我好,是为了成功,我没有很多权利去反抗。后来我长大了才发现,这是不合理的。

“我想跟以前的自己,还有所有现在遭到这样对待的人说,这种方法是没用的。因为自己的心理健康,不应该为追求成功而被牺牲掉。”

赛场上收获的成功虽然让于书然振奋,但只要想到场下训练不达标、表现不好被教练体罚时,那种伤害带来的打击甚至超越成功的喜悦。

于书然说,她受过最重的体罚是教练用冰鞋踢她,导致小腿破皮流血。她还指称教练会用难听字眼辱骂学生,例如“傻逼”“笨蛋”“懒到要死”“你脑子有病吗”等。

严格对待运动员固然可在成绩和训练上起到鞭策作用,倘若逾越那条线,就会变成不合理的体罚,不仅让他们失去对运动的热爱,也会造成今后难以消弭的心理阴影。

有体罚前科教练应重新被教育

于书然承认,教练投入了许多精力栽培她,指导她时也有对她好的一面,然而“体罚”这件事不能因为对方的好就忽略不谈。教练也必须知道运动员首先是个人,不是他们漂亮的执教履历中没血没肉的棋子,也不是一块块会行走的奖牌。

于书然说:“这样的事不只发生在中国,英国、澳洲、美国,比如这周日本体育界的体罚传统也备受争论。它也不只发生在花滑上,体操、篮球和跆拳道等都有。

“我希望政府体育机构对于这样的事零容忍,这不应该发生。那些会体罚选手的教练应该重新被教育,我们应该关心的是运动员本身,而不是只他们的成绩。”

抱憾提早退役 尝试不回头看

于书然的父亲是新加坡人,因此这名19岁的女孩打从一出生就拥有新加坡公民身份,并不是为了参加比赛才入籍。

她透露:“我9岁开始接触花样滑冰,但新加坡国籍是我一出生就拥有的。我是先成为新加坡人,才开始滑冰,成为滑冰选手。”

于书然2017年在亚洲冬季运动会中取得不俗成绩,成为首名获得资格参加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的新加坡人。同一年,她在首次设立冬季项目滑冰比赛的吉隆坡东南亚运动会战胜队友伍宣菱,赢得金牌。

遗憾的是,于书然2018年因神经障碍相关疾病不得不提早退役。虽然心中揣着许多梦想,还有很多计划想要去实践,但她很感激滑冰比赛曾经给她带来的快乐。

她说:“我最开心的回忆有两样,第一是代表新加坡参加世锦赛,第二是在东运会赢得金牌。我很幸运能够拥有这些回忆,我试着不要回头看,也不要后悔。”

于书然在中国出生、成长和受训,家人也定居北京,目前她独自赴美深造。关于家人对“被教练体罚”一事的看法,于书然希望父母不被牵涉到事件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