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苏睿勇否认利用刘威延事件牟利

字体大小:

苏睿勇与原告(刘威延)律师在昨天的庭审中激烈交锋,苏睿勇坚持观点,表示刘威延未曾在2015年东运会马拉松赛中明显减速。对于利用该事件扩大影响力牟利的指控,苏睿勇坚决否认。

本地两位马拉松运动员之间的诉讼案昨天继续庭审,两届东运冠军苏睿勇作为被告首次出庭。苏睿勇在庭审中表示,在2015年东运会马拉松比赛期间,他从未看到刘威延有明显放慢过速度。原告(刘威延)律师则试图证明,苏睿勇选择在2018年底重提2015年东运会的旧事,是为了利用这一事件增大影响力,并从中牟利,苏睿勇坚决否认。

苏睿勇昨天在国家法院出庭,接受刘威延律师问询。对于刘威延在2015年东南亚运动会中是否放慢速度一事,苏睿勇表示,他完全没有看到刘威延有明显放慢速度。

坚称刘威延未曾明显减速

当年比赛,苏睿勇和其他运动员一道,在一处折返点跑错了方向,而当时处在落后位置的刘威延在正确的位置折返,因此暂时上升至首位。

刘威延称,他当时特意放慢速度,等待其他选手追上他后,才重新投入比赛。

苏睿勇昨天在庭上称:“我要说的是,他(刘威延)没有完全停下来、没有把速度降到接近原地踏步的速度、也没有明显减慢速度。在整个全程,我一直有看到他,他从没有明显减速。这是出于我的观察,我一直保持着比赛的速度,我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来追回差距,我知道我身前的选手是什么样的想法。如果他真的有故意慢下来的话,那会非常明显。”

原告律师问道,苏睿勇在错过折返点后,有一段时间是背对刘威延,背后无眼,如何能说是一直有看到刘威延?苏睿勇回应称,在他意识到错误,向回折返时,刘威延只是刚刚跑到折返点。

苏睿勇:该事件
经济上带来的只有损失

在本周早些时候的庭审中,当年代表柬埔寨出战的日裔选手泷崎邦明和现场观众凌凯文(译音)都做出证词,表示当时有看到刘威延放慢速度。在当年比赛错过折返点后,泷崎邦明是首个超过刘威延的选手。

原告律师昨天并未将多数时间用在问询当年比赛,而是力图证明,苏睿勇作为网络名人,是在尝试利用刘威延事件扩大影响力牟利。律师提到,苏睿勇在2018年10月的一篇面簿帖文中,重提2015年东运会的旧事,而在2018年11月,苏睿勇加入媒体公司The Smart Local(TSL)。该公司当时曾表示,会制作一系列YouTube短片,纪录苏睿勇尝试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过程。

原告律师还试图证明,在2018年10月重提刘威延事件后,苏睿勇的Instagram粉丝数量出现显著增长。

苏睿勇对此表示,他不记得2018年10月的Instagram粉丝数量,而且即便有增长,也是通过成绩赢得的。在2018年10月后,他曾两次获得全国冠军,一次在半程马拉松中击败肯尼亚选手夺冠,并在2019年打破了尘封24年的马拉松全国纪录。

苏睿勇说:“这样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我入职TSL和我评论刘威延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件事情。就像我和你说的那样,这完全没有帮助。有些公司原本想要通过TSL与我合作,赞助我。在他们对我进行了一些调查后,了解到我还有法律案件在身后,决定不进行合作,这让TSL损失了不少生意……所以这一指控是完全错误的。”

案件将在本月24日再次展开庭审,苏睿勇将再次出庭。

事件背景:一场马拉松赛引发的连锁反应

2015年新加坡东南亚运动会马拉松比赛对于新加坡体育而言原本是一场辉煌的赛事。首次参赛的苏睿勇成功夺冠,帮助新加坡代表团在主场赢得这面含金量十足的男子马拉松金牌。刘威延获得第八,但因其在比赛中体现出的体育精神。在新加坡全国奥委会的推荐下,刘威延在2016年获得了国际奥委会颁发顾拜旦公平竞争奖杯。

不过这一局面在2018年10月打破,苏睿勇当时公开发文表示,刘威延在当年比赛中并没有放慢脚步或停下。

苏睿勇的这一发言引发连锁反应。先是全国奥委会在2019年4月1日向苏睿勇发出了律师信,称苏睿勇的言论贬低了全国奥委会的名誉和公正性,要求其撤回言论。紧接着在4月9日,全国奥委会宣布不再对苏睿勇采取法律行动。同日刘威延发出律师信,要求苏睿勇撤回言论、道歉并给出12万元赔偿。之后苏睿勇和刘威延之间的法律战不断升级,双方都将对方告上法庭。

此外,尽管苏睿勇在去年打破了马拉松全国纪录,全国奥委会以不符合运动员行为守则为由,否决了他参加去年东南亚东运会的提名,这使得我国未能连续第四次夺得东运男子马拉松冠军,苏睿勇也无缘个人的三连冠。由于对与新加坡田径总会,以及田总总裁马利克在其落选后的言论不满,苏睿勇方面也向田总和马利克发出了诉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