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避免税改沦为保护主义

字体大小:

社论

在2013年,法国经济学者皮凯蒂出版了一本名为《21世纪资本论》的著作,引起不少争论。他建议,对散布世界各地的财富征收全球财富税,并将个人所得税的最高边际税率增加至80%,以减缓财富差距拉大的趋势。在一个电视访谈中,他也指出,要争取人们支持全球化,就必须让更多的人感受到他们从中受惠。然而,事实却是,中产阶级感觉到他们税务负担比富人重。

皮凯蒂的著作点出了财富差距拉大,以及中产阶级焦虑的全球现象,但不少评论认为,他提出的解决方式不切实际。其实,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税务改革方案,以及法国总统马克龙的首个财政预算,反而是要通过削减财富税,留住或吸引企业与富人,以驱动经济增长。

法国的新财政预算案计划削减70亿欧元的税收,其中较具争论性的是财富税及企业税的削减。过去,财富税是根据所有的财富征收,包括金融资产及房地产。在新的财政预算案中,那些持有超过130万欧元房地产者,才须缴交财富税。此外,金融投资的利润今后一律缴付30%的盈利税,而不是过去的累进税率。另一方面,企业税在五年内,也将从目前的33%削减至25%。

同样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税改方案,把企业税率从35%下调到20%,并对美国公司的海外收益实行一次性优惠征税,以鼓励他们将海外的资产移回美国。此外,个人所得税将从现在的七级简化为三级,而累进边际税率则从目前的10%至39.6%,改为12%至35%。换句话说,最低税率上调,而最高税率则下降。此外,特朗普的税改也将取消遗产税以及替代最低税(对高收入者征收的最低纳税标准)。

美法两国通过削减税收,以鼓励企业及富人投资,从而刺激经济增长,最终扩大税基,并增加税收收入。这是供应经济学所说的拉弗曲线。马克龙在当法国总统前是银行家。在面对左派批评他是“富人的英雄”时,他指出,他需要投资者进行投资,以降低失业率﹔而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则表示,法国需要先创造财富,才能谈分配问题。

另一方面,法国总理菲力普透露,过去15年,有1万人因财富税而离开法国,他们的财富达350亿欧元。同样的,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在谈到美国的税改时也说,降低企业税率会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高的工资,并吸引海外的美国公司回流。他在上周宣布税改计划时说:“美国的经济将以火箭般的速度起飞。”

然而,大幅度减税不一定能有效刺激投资与总需求,特别是企业与个人目前都以削减债务为优先选项。此外,政府税收减少,意味着某些开支必须削减,而首当其冲的往往是社会开支以及基础建设的投资。法国的新财政预算案将削减160亿欧元的开支,其中社保开支削减55亿元,而主要的基础建设也将冻结。另一方面,无党派的美国联邦预算问责委员会估计,税改将在10年内使美国的税收减少2.2万亿美元,并使美国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从目前的91%增加至101%。

最令人担忧的是,发达国家争相通过减税刺激需求及吸引投资,可能引发恶性竞争,并助长保护主义的声势。工业国家的企业税平均是22.5%,因此美国计划将企业税降低至20%,与其他国家看齐,那是无可厚非。然而,此举也可能促使其他国家进一步降低企业税,以维持一定的差距,从而导致竞相杀价的现象。

当企业税与个人所得税的税收显著减少时,政府一般有三个选择:一是削减社会开支;二是举债填补财政缺口;三是征收更多的间接税。这三个选项都对低收入群冲击较大,从而助长反全球化的情绪。因此,在全球化的时代,各国在拼经济时应避免采取以邻为壑的措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