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健全民主需要健康反对党

工人党支持者在2015年大选期间,通过实际行动给予工人党支持。(档案照)
工人党支持者在2015年大选期间,通过实际行动给予工人党支持。(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17年11月4日

工人党刚在上周庆祝成立60周年党庆,秘书长刘程强宣布将退位让贤,落实党领导层的自我更新。他也同时表示,工人党将改变既有的“副驾驶”策略,为在今后能成为替代政府做好准备。经历了超过半个世纪的建国历程,新加坡的经济结构和社会面貌均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对于政治上长期的一党独大局面不可能没有影响。年轻国人对于国会应有更多元声音的要求与日俱增,也让反对党的发展有了更多空间,并惕励执政党精益求精。反对党的角色会变得更为重要。

掌舵工人党16年的刘程强今年61岁,政治上还算年富力壮,他选择急流勇退,因而或得同工人党将改弦易辙放在一起观察。根据他的说法,工人党的接班梯队已经准备就绪。由于下一届大选最迟必须在2021年举行,在明年接班的工人党新领导层因而还有两三年的时间准备,一方面让国人熟悉他们,另一方面配合新形势,提出新的策略和方向。

刘程强领导工人党时所主张的在国会监督政府的定位,或许有其时代意义,但在今天,对一些选民来说则可能显得保守。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卓有成效的纪录,获得大部分选民的认同。然而也有选民认为,在国会中有更强大的反对党制衡和监督,将能鞭策行动党更贴近民情民意。部分选民甚至不排除希望看到有能力组织政府的反对党,来实现他们对于多元价值和自由选择等理念的追求。工人党若继续满足于扮演监督制衡的角色,恐怕会逐渐与这些选民脱节。

当然,刘程强在这个时机点交班,也不无其他的可能性存在。他在2011年大选带领团队攻下阿裕尼集选区,无疑踏上个人政治生涯的高峰。可是之后所出现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管理问题,特别是财务上可能存在不当现象,却让他个人和工人党选区团队面对质疑。代表市镇会审计财务的独立委员会,已经向法庭起诉追讨3370万元。刘程强、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和助理秘书长毕丹星都成为被告。一旦败诉且无法履行还款责任,他们将因此破产且失去选举资格。刘程强提前交棒,有可能是把自己同党切割开来,减轻官司所带来的政治冲击。

建国后历届选举结果显示,选民尽管同情相对弱势的反对党人,在大是大非的关键议题上却不会采取太大的双重标准。同时,他们也对反对党候选人的资格有一定的要求。当执政党被认为偏离民意太远时,选民会毫不犹疑地用选票支持反对党来表达不满。在这个意义上,国人的投票行为其实展现出相当的老练世故——从政者必须以选民的利益为重。因此,无论是执政党或反对党,都不能把选民的支持当做理所当然。

建国总理李光耀生前一再指出,世上没有万年的执政党,行动党有朝一日也会被取代。因此,虽然长期一党独大,定期的大选给选民机会为执政党评分,且保留了将它赶下台的可能性。这促使行动党必须如履薄冰,尽心尽力为选民服务。然而,这个机制的前提在于行动党要保持开放和活力,也在于反对党必须吸引足够的人才,并能提出能说服选民的政纲。

因此,工人党计划在明年为领导层换血,是一件具备大局意识并值得肯定的政治发展。选民希望看到生气勃勃的反对党阵营,在国会监督执政党,同时激励政府做得更好。新加坡要完善其民主机制,同时需要能落实良政善治的执政党以及能随时取而代之的反对党,以此实现选民利益的最大化。在民主精神下,相信国人都乐见行动党存在可敬的对手,人民有多几个可供选择的公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