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各国应加大力度落实《巴黎协定》

字体大小:

社论 

195个国家两年前通过《巴黎协定》,“一个地球”气候峰会三天前又回到巴黎举行,与会者包括约60位国家领袖及许多企业领导和环保人士。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峰会上说:“我们的行动不够快,我们都必须采取行动……我们正在输掉这场战役。”马克龙的警告,成为了峰会的基调。大国有没有履行承诺的诚意?小国面对什么困难?值得各国开诚布公地检讨。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布朗在峰会上说,目前在加州南部肆虐的林火是“坏事临头的迹象,世界其他受气候变化威胁地区应以此为鉴。”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美国领导的缺席对全球气候峰会固然是个打击,但加州州长的到会多少弥补这个缺憾。即使美国不受《巴黎协定》的约束,美国企业也应该配合全球环保的大趋势,在发展和推动洁净能源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富国曾经承诺每年筹集1000亿美元协助贫穷国家从化石燃料转向绿色能源,并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但富国至今提供的资金都没有达到目标,而发展中国家也应该拿出确实的落实方案。

除了政府之外,污染全球环境最严重的大企业应该站到环保最前线,包括印度煤炭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埃克森美孚和中国石油化工集团等等都被点名,它们必须在减排上作出更大投资。

尽管新加坡是个弹丸小国,在全球减排的贡献中所占的分量不大,但我国仍积极兑现我们在《巴黎协定》下的承诺。今年3月间提出的财政预算案中,政府宣布从2019年起征收碳税,这是我国在降低温室气体排放量方面跨下的一大步。受这个政策影响的主要是直接制造和排碳者,如发电厂。

当局对征收碳税展开多年研究后,认为这是降低废气排放量最具经济效益和最公平的方法。政府考虑每公吨温室气体排放量征收介于10元至20元的碳税。这难免加重诸如最大发电厂之一大士能源(Tuas Power)的成本,政府给予业者两年的过渡期,让它们能够顺利转型,减低冲击。其实,发电厂过去几年已投入巨资在最具能源效率的科技上,如以高效的燃气联合循环发电机组(Combined Cycle Plants)取代效率较低的燃油蒸汽发电机组(Oil-fired Steam Plants),削减排碳量近一半。碳税可以刺激它们加速在洁净能源科技上的投资。

公共交通业是碳排放量的“重灾区”,全球大城市都共同面对​这一​大问题,尤其是柴油车导致一些城市如伦敦、巴黎和罗马烟雾笼罩。雅典、马德里、墨西哥市及巴黎宣布2025年时,禁止柴油车进入市中心。我国今年3月从财政预算案宣布的当日起便征收每公升1角的柴油税,以抑制柴油车逐渐增加的趋势。

此外以新能源汽车技术取代汽油发动已逐渐在全球形成一种趋势,继中国长安汽车今年10月推出“香格里拉计划”,​以2025年为逐步实现新能源汽车的目标之后,中国最大的汽车国企——北京汽车集团也于日前宣布在2025年全面停止生产和销售自主品牌传统燃油汽车。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本地首个电动车共享服务BlueSG日前正式推出,已吸引到数千人成为会员。到了2020年,BlueSG在本地全面推出电动车共享服务后,预计“每10户家庭会有九户只需步行300米就能找到充电站”。业者认为,新加坡的电动车共享计划将是继巴黎之后,全球规模第二大。​

新加坡通过抑制车辆增长的机制和电动车的推广,可双管齐下把公路上的碳排放显著降低。

在各国政府和企业的配合下​,以及借助​科技的发展,能源洁净化有望在全球更广泛地落实​。新加坡能贡献的,除了自身实现减排承诺外,是与更多小国分享经验。但面对全球暖化​课题​​,最终还得仰赖大国的作为。大国必须展示更大的决心,加大资源投入和国际捐献,才能携手一众小国,克服这一世纪危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