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第四代领导层的挑战

字体大小:

社论

政治领导层更新是新加坡政治的基因,历代领袖都将这个工作视为紧迫的问题。在新年前夕,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就在面簿上发表贴文说,第四代领导班子的交接,是我国面对的迫切挑战之一。他希望目前的团队能在六到九个月内推选领导人,以便李显龙总理在2018年结束前,正式指定继任者。

吴作栋在1985年受委为第一副总理,成为总理继承人的当然人选。他在1990年就任总理后,委任李显龙为副总理。14年后,他将总理的棒子交给了李显龙。可见,第二代及第三代的领导人,都经过相当长的跑道。到他们当家时,已经驾轻就熟。

李显龙总理表明,他将在下一届大选后或是70岁前卸任。下一届大选最迟须在2021年4月举行,而李总理也将在2022年达到70岁。换句话说,第四代总理最迟将在2022年接棒,距离现在只有四年的时间。

在吴作栋的贴文后,包括国会议长在内的16名年轻部长和高级政务部长发表联合声明回应道,他们很清楚知道领导层的更替是个紧迫的问题,并表示“在适当的时候”,会从团队中推举一人出任领导。

前天,李总理宣布了大幅度的内阁改组,让第四代领导班子成员掌管大部分的政府部门。在19个内阁部长中,第四代领袖占11个,人数首次过半。除了交通部、卫生部、国防部、内政部和律政部五个部门外,其余的部门都由较年轻的部长掌舵。此外,这次内阁改组安排多名年轻部长负责两个政府部门和额外事务,以让他们吸取不同的经验。

不过,这次的内阁改组并没有委任新的副总理。今年初,李总理曾指出,第四代领导班子还在学习如何共事,也需要更多时间让国人更了解他们。

由于总理人选未定,坊间出现多种猜测,不少政治观察家也对这次的改组做出各种解读和分析。从正面而言,这可激励第四代领袖发挥更大的潜能,并展现他们的领导能力与政治魅力。然而,政治稳定是新加坡发展的基石,大家都希望看到领导班子的交接,能有序及平稳地进行。

相较于第二及第三代领导层,第四代领导班子的跑道短得多。三位普遍被视为总理接班人选的“领跑者”中,陈振声与王瑞杰是在2011年踏入政坛,而王乙康则是在2015年大选后入阁。飞机要在很短的跑道起飞或降陆,不仅考验机师的经验,也反映机师的应变能力与胆识。同样的,第四代领导层要在相对很短的时间内,在团队内达成共识,以推举众望所归的领袖,可说是一大挑战。

不过,针对这一点,总理不只一次强调,确定未来总理人选固然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建立一个由第四代领导的团队。他因此在前天宣布改组内阁后在面簿上说,这次的改组让年轻的部长逐步担负起更多治理国家的责任,并表示几年后的政治领导交接正在顺利进行。我们因此期待,不论最终是谁被推选为第四代的总理人选,团队的所有成员,都能给于他最大的支持。

其次,新加坡的成功在于它是一个不平凡的国家,它突破小国的局限,在国际舞台与经济发展上,赢得他国的尊重,并从中受惠。然而,在一个更为复杂以及多变的环境下,要确保新加坡不会沦为平庸的小岛国,对第四代领导层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他们不仅需要新的思维以及处理问题的方式,更需要赢取国人的信任与支持。

新加坡是一个成熟的经济体,经济将低速增长,在分配有限的资源时,难免会顺得哥来失嫂意。因此,政府与国民的信任关系尤为重要。国人的教育水平普遍提高,第四代领导层的沟通技巧以及对问题的陈述方式,将左右政策的推行效果。

常言道,创业难,守业更难,而富不过三代。在历史上,国家由盛转衰的例子也比比皆是。然而,新加坡重视政治领导层更新的优良传统,有助于我们避开这个历史的宿命。从这个角度而言,第四代领导层任重道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