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安华拜相之路仅跨出第一步

安华在补选中获得超过七成选票支持,为复出马国政坛拿下第一战。(路透社)
安华在补选中获得超过七成选票支持,为复出马国政坛拿下第一战。(路透社)

字体大小:

社论 2018年10月15日

马来西亚森美兰州波德申选区10月13日补选,希望联盟候选人安华获得超过七成选票支持,为复出马国政坛拿下第一战,他今天宣誓成为国会议员。安华获得3万1016张选票,比排在第二位的伊斯兰党候选人莫哈末纳扎里多出2万3560张,其他五个独立人士失去按柜金,安华的前助理赛夫,也是安华鸡奸案的主角仅得82张票。

今年71岁的安华,自1998年被马哈迪革除副首相职位和开除出巫统后,因滥权罪和鸡奸罪进出监狱,被剥夺政治权利,自此不断尝试重返政坛,并催生了人民公正党。安华在今年5月9日马国选举前仍被监禁,原以为他的政治生涯从此结束,后被高等法庭宣判无罪释放,并在大选一个星期后获得国家元首全面特赦,准备通过补选途径重返国会殿堂。

说安华狂胜并不为过,因为他的得票率超过71%,是波德申(前称直落甘望)有史以来中选者的最高得票率。之前马国三场补选的投票率都不到50%,波德申补选的投票率为58.2%,虽然这场补选关乎未来首相人选,但前往投票的人并没有增加多少,远比5月9日大选时的90%投票率来得低,希盟必须分析投票率下降的真正原因。

安华赢得补选,顶着“候任首相”的光环,仅是朝拜相之路跨出第一步,能不能在两年后接过马哈迪的棒子,成为马国第八任首相,有许多决定性的因素。最关键的是他和马哈迪之间的微妙关系,即使安华小心翼翼地维持与马哈迪的关系,承诺会把相位交给他的马哈迪,最终会不会信守诺言,而未来两年马国政治生态的变化,都可能导致安华拜相之路生变。

安华过去20年大半人生岁月在监狱度过,他和马哈迪的个人恩怨、心结不会这么容易解开。重回马国政治体制内后,安华与马哈迪之间会开始较劲还是合作,两人无可避免会在一些课题和政策上针锋相对,马哈迪最后是否放心让安华接棒是个未知数。

在确定自己是否有可能进入内阁,最后当上首相之前,安华除了避免与马哈迪正面冲突,必须先在国会内有所表现,更必须为自己新的政治生涯定位。相对于马哈迪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安华过去热衷于回教复兴,以争取穆斯林利益为己任,年轻时作风比马哈迪更激进,未来是否会回到早期的想法来争取马来人的支持,还是以多元主义来治国,做个开明的改革派,这关系到马国未来的政治发展方向。

安华的拜相之路脱离不了马国的政治现实,希盟执政已近六个月,许多竞选时期的承诺至今仍无法兑现,甚至难以执行,包括削减国家的债务、废除大道收费站及为多项大型工程项目脱困。这些内政难题一日不解决,安华若出任首相,就必须接手这些烂摊子。

此外,希盟是个因大选需要而组成的政治联盟,四个成员党基于本身的政治利益,在大选过后的利益分配上,显露出同床异梦的不合拍。如果希盟无法兑现竞选时所做的承诺,这个政治联盟势必对选民失去吸引力。政治观察者开始发现希盟和选民的蜜月期可能提早结束,如果无意外当上首相,安华或将面对希盟可能分裂的难题;而马哈迪也有可能在交棒之前,巩固自己创办的土著团结党在国会的势力,甚至在时机到时离开希盟。

在波德申补选之前,安华已展现已做好准备接班的态势,可能是担心其他人会冒出头来挑战他的地位,虽然补选一战赢得漂亮,但在政治大局仍在马哈迪控制的情况下,安华如何展现个人的领导能力和领袖魅力令人关注。人民公正党党选被视为是安华和马哈迪之间的政治角力战,也隐隐看出党内派系斗争。所以说,波德申的胜选仅是安华拜相之路的第一步,从波德申到布城,安华还有一段崎岖的路要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