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以建设性态度推进新马关系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和马来西亚外长赛富丁前天在我国举行会谈。(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和马来西亚外长赛富丁前天在我国举行会谈,就僵持数周的航空与领海纠纷达成初步安排,马来西亚暂时不把新山巴西古当上空列为永久飞行管制区,新加坡实里达机场则暂不启用仪表降陆系统。两国昨天同步执行这两个暂时性措施,有效期在现阶段定为一个月。预料两国将在这期间展开进一步磋商,寻求更长期的解决方案,以保障民航服务的安全与效率。此次会议所营造出来的友好气氛,使得两国最近紧绷的外交关系获得舒解。

目前困扰两国关系的问题,主要是涉及技术层面,近日外交风波的爆发点,港口界限问题更是如此。既然是技术问题,双方就应在技术层面解决,不让局势恶化。

两国外长在记者会上没有提及水供合约和柔南航空管理的问题,这两个问题关系到国与国之间的协议和国际的民航管理权,遵守国际协议的精神应是双方解决任何问题的基础。

过去每当两国出现争执时,马方经常指责新加坡对于双方的协定缺乏灵活处理的余地,一切照章行事。但事实上新加坡在坚守国际法的同时,也会顾及邻国的困难处境,不囿于双方协议。如柔佛每当旱季因水供短缺,面临制水的危机时,我国便义不容辞地为他们额外供水。近日柔佛滤水站的运作因河水污染,致使新山3000户家庭受断水之苦,我国公用事业局应柔当局的要求,连续三天每日额外供应600万加仑的净化水。

根据两国1962年的水供协定,新加坡必须每天为柔佛供应500万加仑净化水,但长久以来,新加坡都应柔佛要求,每天供应的净化水达1600万加仑。所以,我国每天为柔佛供应的额外净化水,远远超过水供协议的规定,在非常情况下,我国的额外供应还可随时大幅增加。对于这样已成为常态的额外安排,我国当局一向保持低调,并没有宣扬。所谓“远亲不如近邻”,邻国有难,我们施予援手,在情理之中。最近我国为柔佛额外供水,当局向媒体公布,显然也是有鉴于两国关系陷入低潮,让两国民间看到这些基本事实是有其必要。

此外,马国违反上一届政府与新加坡签下的新隆高铁发展协议,而把计划延迟推行,新加坡因此蒙受巨大损失,但我国也基于睦邻关系而减轻马方所须付出的赔偿。

在新马多层关系中,有些领域的工作关系不能因偶尔发生的争执而停顿,如两国警方的合作和防恐信息的交流。这些合作涉及两国社会治安和国土安全,与两国共同的国家利益攸关,两国再怎么吵也不能做出损人而不利己的事。

柔佛颁布巴西古当上空禁飞令,意在加强他们的谈判优势,但此事影响到柔南和新加坡的民航飞行安全,绝不能意气用事。现在两国各有让步,为期一个月,可让双方从技术层面去扩大彼此的共同利益,有望得出双赢的结果。

从长远利益着眼,新马都应该尽量避免让突发的问题使双方关系倒退,或是影响进行中的合作项目。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的经验显示,两国必须不断扩大合作领域,累积两国关系中的积极因素。

马国换了新政府,我国第四代接班人也站到了外交最前线,如财政部长王瑞杰去年12月31日随副总理张志贤访问马国。他在个人面簿上表示,“两国建立具建设性的和平关系,共同寻找双赢方案,造福两地人民是非常重要的。”这应该是两国新一代领导人的共识,双方接下来的会谈除了解决老问题之外,也应该制造更多合作机会,强化彼此互惠互利的长远友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