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美国政府停摆妥协精神沦丧

社论 2019年1月12日

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天与民主党领袖为结束政府停摆和拨款建造边界隔离墙而举行的谈判再次破裂。一些政府部门因边境墙争议而得不到拨款,从上个月22日起,已经停摆了近三个星期。如果僵局持续,这很可能成为美国历来最长的一次联邦政府停摆。

美国上一次持续最久的政府停摆,发生在1995年底民主党克林顿总统当政期间,前后共延宕了21天。当时,共和党人抵制总统的开支法案,要求他削减医保方面的开支,克林顿最后提出了平衡的预算案,化解了僵局。

这回,风水轮流转,民主党人倒过来和总统抬杠,双方各不相让,但看来特朗普并没有丝毫要妥协的意愿。

前天的会面其实根本没有进入谈商状态,特朗普同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楚克·舒默和众议院议长南西·佩洛希在白宫会面时,只是问了一个问题,要民主党人让步,在得到否定答案后,便愤然离场。一般预料,这将提高特朗普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以解决问题的可能性。

但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也未必就能解开双方僵持的死结。因为,宣布紧急状态要有很好的理由。非法移民越境进入美国是个长期的课题,是不是构成紧急状态是有争议性的。

所以,如果特朗普一意孤行,民主党人也不可能那么容易让他得逞,很可能会通过法律等手段和他纠缠不清。即使总统动用紧急权力下令军队建墙,也可能在法院面对滥权的指控。

政府部门长时间停摆的负面效应已经开始显现。首当其冲的是约80万名公务员。他们有些奉命停工,有些虽拿不到工资,却被紧急召回工作岗位。毕竟一些主要部门的运作不可能完全停摆。如机场安全人员和航空交通管制人员连日来不断警告,航空交通安全或已受到威胁。

据报道,无偿工作的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员工已有人辞职,许多人也考虑离开,工会已表明,将到国会山庄集会,要求结束联邦政府停摆局面。受停摆直接影响的员工本周起将领不到工资。较低薪的政府雇员有些已陷入困境,面临断炊之虞,他们不得不通过众筹网站筹款,以应付日常生活开支。也有不少人因此捉襟见肘,还不起每月的抵押贷款。一些美国经济学者预计,僵局持续必将拖累美国的经济。

美国联邦政府停摆虽非首次发生,但伊于胡底仍然很令人关注。它首先反映美国共和与民主两党的争斗越来与激烈,而且彼此都毫不妥协,也不愿协商。特朗普的强悍作风更是历来罕见。民主党人指特朗普乱发脾气和脾气暴躁,不久前所作的一项调查也显示,多数美国人把停摆归咎于总统。

特朗普坚持修建边境墙有他的理由,这是他对选民的竞选承诺。但他把非法移民一竹竿打成强奸犯、谋杀犯和贩毒者却是言过其实。这也让民主党人捉到了把柄,坚持没必要花57亿美元修墙,而可以通过新的监控技术等达到同样确保边境安全的效果。

对特朗普而言,很不幸的是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失掉了众议院的多数控制权,致使他受到强大的掣肘,无法为所欲为。但失掉众议院多数未尝不可解读为美国民意转向,其实也可以给特朗普在修墙课题上有个很好的下台阶。

但特朗普或许更想要表现其硬汉作风,而民主党人碍于颜面也不依不饶。在局外人看来,这体现的是美国民主的失灵。而这种失灵发生在美国这样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度,足以说明美国立国者当初所设想出来的制衡制度,这个确保了美国繁荣发展多年的制度,依然达不到一个能完全自行运作与自我修复的水平。

制度的良好运作,最终还是取决于制度的操作者,取决于他们是否具备应有的精神和品德。民主的共性是妥协,而今天美国的共和与民主两党,似乎都已丧失了懂得妥协的精神。

总统与议员拒绝妥协,导致政府长时间停摆,这个局面发生在世界头号大国,让人警惕。它再次说明了在全球化、利益高度分化,以及贫富悬殊扩大并趋于固化的此时,许多原有的制度、规则与精神都将面临直接挑战。

随着世界多个国家内部的紧张与对峙气氛不断强化,世界的繁荣与发展势必受到影响,新加坡人需为更为复杂且不安的国际形势的来临,做好准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