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应对全球经济增长减速风险

IMF的《世界经济展望》估计,全球经济2019年和2020年将分别增长3.5%和3.6%。(互联网)

字体大小:

2019年1月23日

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经济增长6.6%,创下28年来最低的增速。按季度看,经济增速逐季放缓,第四季同比增长只有6.4%,预示经济减速风险加大。与此同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再度下调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它估计,全球经济2019年和2020年将分别增长3.5%和3.6%,比去年10月的预测分别低0.2和0.1个百分点。

在贸易纠纷闹得沸沸扬扬之际,上述数据反映了贸易战对全球经济的冲击开始显现。不过,中美贸易战去年7月正式开打之前,全球主要经济体已经步入经济周期的后期阶段,而中国的经济增长也已出现疲态。虽然美国经济增长表现强劲,但那是归功于特朗普总统的“美国优先”政策,以及去年出台的大幅度减税措施。然而,美国国债收益率最近一度出现倒挂的现象,预示美国也面对经济减速的风险。有分析师认为,去年减税措施的效应逐渐减弱,美国很可能在2020年陷入经济衰退。

另一方面,全球主要经济体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推出的宽松货币以及低利率政策,导致公共部门与企业的债务激增,并加大资产泡沫破裂的风险。因此,中国政府推出了“供给侧改革”以及“去杠杆化”的政策,而美国联邦储备局也出台量化紧缩措施,提高利率以及缩减资产负债表。银根收紧以及利率上扬拖缓经济增速,并影响投资与消费支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示,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和金融状况恶化,是全球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贸易不确定性的增加会进一步损害投资,并破坏全球供给链。由于许多国家的债务高企,金融状况的更大幅度收紧会带来特别高的成本。它警告,如果贸易紧张局势持续,中国的增长减速可能快于预期。这可能引发金融和大宗商品市场的急剧抛售,正如2015年至2016年的情况一样。

尽管风险历历在目,但中美贸易战并没有缓解的迹象。其实,贸易纠纷只是中美战略竞争的一个面向,两国在科技、军事和金融领域都是竞争对手。美国在贸易谈判中,不仅是要解决贸易逆差问题,而且也在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强迫式技术转移这两大争议点上,向中国施压。但对于中国而言,美国提出的许多要求,触碰了中国的底线。这包括主导中国发展的公有制经济以及科技兴国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

特朗普多次公开地以中国经济增长减速为筹码,迫使中国在贸易谈判桌上让步。然而,尽管中国经济明显地受到贸易战的冲击,但由于体制以及历史的原因,中国不太可能接受美国所要的城下之盟。特朗普扬言,如果中美双方无法在3月1日之前达致贸易协议,他将对中国所有的商品征税。这将可能引发全面的贸易战,威胁全球的经济增长。

面对经济减速的风险,中国政府最近推出一系列的经济刺激配套,包括降低银行准备金、减税以及加快基建项目审批。另一方面,美国联邦储备局也表示,在加息决策前将“耐心”评估经济形势,意味着加息的步伐将放缓。然而,长期的宽松货币政策以及资产泡沫破裂的风险,压缩了货币政策调整的空间。中国政府在放松信贷的同时,重申它不会重蹈2009年的“大水漫灌”覆辙。美国联邦储备局也表示,今年还会有两轮的加息。这些不确定性加剧金融市场的波动,也拖缓经济的增长。

新加坡是一个外向型的经济体,难免会受到全球经济增长减速的影响。不过,常言道,危机既是危险,也是机会。中美贸易战已经导致全球供应链的重新布局,而金融市场的不确定因素增加也将影响资金的流向。在新加坡的跨国企业多达7000家,而新加坡又是财富管理中心,我们若能善用本身的优势,或许能部分抵消全球经济增长减速的冲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