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恐袭危险时刻存在

作者认为国内外因素的复杂化,致使我国国土安全形势一直很严峻,再严密的防恐网络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国人的警惕心仍是第一道防线。(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2019年1月24日

内政部前天(1月22日)发表新加坡恐怖主义威胁评估报告说:“新加坡面对的恐怖主义威胁仍高,但只有两成国人认为,我国可能在未来五年内遭受恐怖袭击。” 这是内政部自2017年6月以来所作的第二次调查,目的在于评估国人对恐怖威胁的观感。两次调查仅相距一年,可见政府密切关注国人的国土安全意识。

尽管政治领袖多次重申,“恐怖袭击不是会不会发生,而是几时发生”,但只有两成国人认为眼前有受到恐袭的危险,这一点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读。一是,这可能说明国人对当局防恐能力的信心;二是,这也可能显示国人把眼前的平安无事当作理所当然,而放松了警惕心。

政府在2016年推出全国保家安民计划(SGSecure),并采取多项措施加强我国应对突发安全事件的能力,包括成立警方反恐紧急应对部队(Emergency Response Team)、急速部署部队(Rapid Deployment Troops),以及原地反应小组(In-Situ Reaction Team)等等。此外,我国安全部门也加强在全岛各关键地点和我国海域的巡逻。政府在反恐工作上的积极作为,显著提高了人们对安全保障的信心。国外的局势发展,却不容许国人因此感到自满。

中东的伊斯兰国恐怖组织虽然已失去根据地,但若说它的势力已彻底根除则是过于乐观,因为它的残余分子化整为零,而过去到中东参与伊国组织的外国极端分子潜回自己的国家后,也为其本国构成潜在的安全威胁。新加坡恐怖主义威胁评估报告就特别点名伊斯兰国组织,仍是我国目前所面对的最急迫的威胁。

此外,恐怖组织回教祈祷团对本区域极端回教分子的影响力仍旧存在,区域形势演变值得国人时刻关注,如上周印度尼西亚政府突然宣布,将提早释放恐怖组织精神领袖阿布峇卡,这不止在印尼国内引起担忧,本区域国家也因此提高了警觉。印尼总统佐科前天又发表声明说,阿布峇卡必须向国家和建国五大原则宣誓效忠,不然就不会获释。

现年81岁的阿布峇卡于2011年被判入狱15年,罪名是协助恐怖分子在亚齐省设立训练营筹集经费。他是回教祈祷团与唯一真主游击队的精神领袖与发起人,曾因涉嫌峇厘岛炸弹袭击事件而被判入狱26个月,不过他后来上诉得直,获得释放。阿布峇卡一再否认参与恐怖袭击,他在受审期间,从未认罪也从未表示忏悔。2014年,他还在狱中宣誓效忠伊斯兰国组织。

将在今年4月总统选举中寻求连任的佐科,如果是为了赢取部分有极端主义情绪的回教徒的选票,则未免不识轻重。

内政部前天发表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至今的四年里,在内安法下处理的自我激进化案例更加频繁,人数达22人,这个趋势反映出互联网的渗透力。值得注意的是,去过四年里有14名印尼籍女佣因自我激进化而被遣送回国;去年被遣送回国的还有三名马来西亚籍工作准证持有者,他们涉嫌参与恐怖活动。这些被调查的外国人并没有策划对我国的攻击,也许是被发现得早。这一点说明,社区内的自我警惕和及时揭发的重要性。新加坡不能因噎废食,完全拒绝来自邻国信仰回教的女佣或是工人,因此,雇主在防恐方面的角色越来越重要。

国内外因素的复杂化,致使我国国土安全形势一直很严峻,再严密的防恐网络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国人的警惕心仍是第一道防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