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对抗假信息没有终点

在网络时代,假信息通过社交媒体平台迅速传播,可说是无孔不入。新加坡是一个开放的社会,并朝向智慧国的道路迈进,网络使用的普及化使我们更轻易地受到假信息的袭击。因此,政府正在拟订法规,以制止假信息的散播,尤其是应对外国势力对我国发起的恶意信息传播行为。上个月15日,在全面防卫日上,数码防卫列入了全面防卫的第六根支柱。前天,媒体通识理事会推介两份新素材,以提升国人的数码智商。

假信息以假乱真的手法五花八门,令人防不胜防,不少网民不自觉地成为假信息的散播者。此外,散播假消息的个人与组织,动机各有不同,有些甚至是国家行为,以干预其他国家的内政。另一方面,信息“民主化”扩大了假信息的受众范围,并掩护假信息始作俑者的身份。因此,对抗假信息必须扩大防线,并因时制宜采取相应的战略。

首先,我们有必要采取果断的措施,提防外国势力利用假消息干预我国的内政。在国际关系上,有些国家或组织无所不用其极,通过散播假消息,以左右他国的选举。从最近我国150万名病患资料遭盗取的事件显示,外国政府资助的高端黑客已经盯上新加坡。我们不能排除这些组织会进一步通过散播假信息,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相对上,盗窃事件大多留下痕迹,容易发现,但假信息则混入虚拟世界而难以追踪。

其次,利用虚假电邮以及网址的商业欺诈案件,在新加坡层出不穷。一家网络机构的调查显示,新加坡是本区域线上骗子经营虚假网址的温床。在它追踪东南亚区域的电邮骗案中,有27%是在新加坡发生。最常见的袭击是拦截公司的电邮,并诱使公司转账到骗子的户头。其实,除了企业之外,不少个人也陷入假信息的圈套而蒙受财物的损失,其中不乏受高深教育的国人。骗子利用假信息干案的手法推陈出新,他们之中不少是跨境集团,得以在网络的掩护下逍遥法外。

第三,信息普及化催生了许多小众群体以及封闭群组,为以假乱真的信息传播制造有利的条件。这些虚假信息有些是无意的以讹传讹,有些则是有心人的设计。一般上,这些小众群体拒绝接受主流观点和价值观,并通过特定的视角选择以及诠释信息。多元化社会潜在的社会矛盾以及裂痕,促使边缘化的群体抱团取暖,也加剧了假信息的破坏力。

假信息充斥及蔓延,将摧毁社会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而一个缺乏信任的社会,又将助长假信息的流通。从这个角度而言,最近一项对政府信任度的调查结果,反映了一个令人忧虑的趋势。该调查指出,本地“有识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创下八年来的低点。这群人拥有大专或更高的学位,而且经常阅读、收看或收听新闻报道。这个调查没有解释信任度下降的原因,但有学者认为,这可能与去年新加坡遭网袭有关。不过,该调查也指出,本地公众对传统媒体的信任度创下自2013年以来的新高点,而对纯网络媒体的信任度则下跌。这意味着国人对网上流传的假信息,已提高警惕。

假信息的危害,轻则使人们蒙受钱财损失,重则可能撕裂社会的团结。政府通过立法以及提高国人的数码智商,双管齐下对抗假信息的散播。从大处着眼,我们有必要解决潜在的社会矛盾以及裂痕,以加强信任关系,从而制止假信息的传播。在网络时代,对抗假信息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抗争,而首要的防线还是国人的数码素养以及辨识假信息的能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