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内坦亚胡胜选启示

以色列总理内坦亚胡所领导的右派利库德集团,在上周举行的全国大选中胜出,蝉联执政。这不但意味着内坦亚胡将成为以色列历史上任期最长的总理,更显示他所代表的民粹主义政治大获全胜。观察家指出,面对司法调查涉嫌贪污渎职的内坦亚胡,虽然同样遭遇主流媒体口诛笔伐,却能火中取栗,利用国家安全课题获得选民再度委托,表明以色列的民主体制正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一席卷全球的民粹主义大势,将导致民主社会面对民意撕裂,难以治理的困局。

这一股民粹主义洪流,在美国选民抛弃主流的希拉莉,青睐横空出世的特朗普入主白宫,英国选民让主张留欧的两大主流政党保守党和工党马失前蹄,公投决议脱欧开始,似乎有愈演愈烈之势。在欧洲,法国总统马克龙尽管凝聚了主流民意,打败极右翼的国民阵线,却面对“黄背心”民间运动的持续街头抗争。被视为取代美国总统成为西方自由世界道德领袖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在德国右翼另类选择党攻击其宽松的难民政策,一跃成为全国最大反对党后,黯然选择不再继任。

除了欧洲民主国家的这三大中流砥柱,意大利政坛的传统政党也土崩瓦解,被极右和极左政治联盟取代。在东欧的前社会主义阵营,两大主要国家波兰和匈牙利已经由鼓吹民粹主义的政党执政多年。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从民主政治起家,逐渐显露其专断本色,并在一场扑朔迷离的政变阴谋后展开政治清洗,大权在握。正在举行大选的全球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总理莫迪也是操弄印度教民粹主义政治的高手,并因此牢牢主导印度政治多年。

民粹主义是现代大众民主政治的一种病变,它的特色是诉诸民众的受害者情绪,把政治视为汉贼不两立的对抗性冲突,因而也具备强烈的排外意识,肤色、语言、宗教、阶级等敏感课题均可以作为动员工具,而且通常由个别拥有特殊政治魅力的领导人煽风点火。这使得民主政治所仰赖的妥协精神变得不可能,甚至必须借由制造虚假课题撕裂选民来夺取政权。所以,一旦感染民粹主义病毒,民主政体就算举行合法选举产生政府,社会在选后也变得难以治理。

为了挽救自己的政治生命,内坦亚胡一方面激化以巴矛盾,通过收紧对加沙地区的控制引发暴力冲突、准备并吞圣城耶路撒冷和所占领的戈兰高地,制造国家安全威胁来凸显自己作为以色列犹太民族保护者的角色,另一方面则不断削弱民主体制的公信力,把检察官、警方对自己的贪污渎职调查,以及媒体的公议,丑化为政治迫害。内坦亚胡凭借这些操作赢得权力,既反映了民粹主义在能人手中的强大威力,也凸显了民主政治面对病毒的无可奈何。

特朗普不顾美国外交系统的强烈反对,以及欧洲盟友的齐声抗议,在选前把美国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准备承认以色列用武力占领戈兰高地的合法性、呼应以色列政策把伊朗革命卫队定义为国际恐怖组织等做法,在个人层面上展现了民粹主义领导人的相濡以沫,在意识形态层面上也表明民粹主义在世界上已经出现合流态势,进而更可能在其他国家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除了印度,亚洲民主政体如台湾、香港、泰国,乃至目前也在举行总统选举的印度尼西亚,均在不同程度上感染了民粹主义病毒。它们都呈现了民意撕裂,互相把对方视为道德上邪恶的对手,对自身是生存意义上的极端威胁的病症,使得无论哪一方上台执政,都难以获得另一方的认可与配合,政治遂陷入彼此否定的负面螺旋,永无宁日。我国尽管至今政治相对稳定,却必须正视这股病毒的流窜,强化自身的政治体质,确保政治中间派具有免疫能力,否则一旦染病,后果恐不堪设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