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加强防止无人机违规飞行

新加坡民航局于上周二(18日)晚上在樟宜机场附近探测到不明无人机的违规飞行,为确保航班运作和乘客安全,当局从18日晚上11时至19日早上9时期间,在不同时间短暂关闭一条跑道,导致37趟航班起降被延误,一趟入境航班被迫改道吉隆坡降陆。

如此罕见的事故竟在几天后再度发生,本周一有18趟航班起降延误、七趟航班改道降陆,原因是天气恶劣加上无人机干扰。这两起无人机干扰民航飞行事故之间是否有关连?是无意还是刻意的?若是刻意入侵受保护的区域,幕后黑手又是谁?动机何在?这一连串问题有待解答。

从受访的无人机玩家和业者以及学者的反应来看,我们对这类事件绝不可掉以轻心。玩无人机已经是一种越来越普遍的嗜好, 市场上有现成品也有自行组装的产品。无人机产品已预先设置好本地全球定位系统(GPS)的限制区,包括机场和军营等。在现有法令下,在机场或空军基地方圆5公里内飞行无人机,或是飞行高度超过200英尺(约61公尺)都是违法的。违法者可被判罚款高达2万元或坐牢长达12个月,或两者兼施。法规对一些意外的违规者也许具有一定的惩罚力度,但对于包藏祸心的恶意操控者,阻吓力度显然有所不足。

班机停飞对飞行乘客造成很大的不便,对机场和受影响的航空公司也带来经济的损失,恶意入侵者必须为他们造成的连锁后果付出沉重代价。

安全因素永远是民航局的最大考量,无人机干扰事故给当局带来新的安全考验,这类事故也可能变得防不胜防,无人机干扰机场运作的事故近年来也在多个国家发生。英国伦敦盖特威克(Gatwick)机场去年12月因无人机频频非法闯入,导致这个欧洲第八最繁忙的机场被迫关闭近两天,约1000个航班起降受影响。今年1月,伦敦希思罗机场和美国纽瓦克机场也发生类似事故。

一周内两次无人机入侵事件,凸显我国的安全防范措施无法涵盖一些超乎设想的范围。除了加强立法之外,我国也应该促进这个领域的科技研发,以反操控科技应对非军用无人机的入侵,立即阻断其违规飞行。

在管制上,对购买者实行严格的实名登记,并根据安全标准对无人机产品作更严格的分类。消闲性和商业航拍用途的无人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用途也在不断扩大,我们也许得为无人机快餐和无人机快递服务行业的到来作好准备。玩无人机成了新兴嗜好,可能让玩家如玩电子游戏般上瘾,他们的操控技术越成熟,越要挑战更高的操控难度,即使在非限制区之外的飞行也可能干扰社会安宁。

无人机被视为“空中机器人”,是一种高效率的信息科技机器,可能被人恶意操控。无人机恶意操控者则有如“空中黑客”,随时会入侵受保护和公共的空间,进行干扰、制造恐慌、造成破坏。恶意操控者若是身在境外,将使当局的执法更加困难,构成国土安全的一项隐患。因此,法律条规应该与时并进,反映利用无人机犯罪事件的严重性。邻国之间也可加强合作,应对这类共同面对的新型治安问题。

当局的调查还在进行中,在结果公布之前,当局有什么加强保安的措施,防止类似事件的发生,是公众所关注的。已有两名国会议员表示,要在下个月8日国会复会时就无人机事件提问,希望调查结果能够消除公众心中的疑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