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审慎看待面簿发币计划

社交媒体面簿本月18日正式发布《天秤币白皮书》,公开数字货币“天秤币”(Libra)的目标、特点、愿景、计划等基本信息,包括天秤币的发币模式、储备金来源、管理方式、发币时间等。虽然面簿要发行数字货币的消息流传已久,但白皮书的发布还是在国际金融市场引起很大的反应。这些反应两极化,一些市场人士表示看好,监管者则认为有必要审慎对待或加强监管。从白皮书的描述看来,天秤币就是一个全球化的货币,不受国界所限制,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网民都可使用,大大降低跨境金融交易的成本。这样的金融愿景看似美好,但里头未知太多,祸福也必然相倚,数字货币仍有必须审慎对待之处。

据白皮书,天秤币由三个部分构成:采用区块链技术、以资产储备为后盾、由独立的天秤币协会管理。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的天秤币协会目前有28个成员,包括商业机构、非盈利及跨国组织、学术机构、风险创投基金等,有面簿、万事达、威士、PayPal、电子湾、优步、沃达丰等。成员数量最终可能在明年上半年发行天秤币时增加到100个。

从已公开的信息看,白皮书所谓的去中心化,更接近于去中央银行化,因为天秤币由天秤币协会提供,而不是各国中央银行,所以它掌握在一个以资本为主的协会手上。换言之,这个协会将掌握全球性的货币政策。尽管白皮书指天秤币将与一揽子货币及资产债券挂钩,以降低被操纵的可能性和提高稳定性,但它终究将削弱央行在货币供给方面所扮演的角色。

央行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金融机构,负责稳定经济、创造就业、维持物价平稳等,货币供给是实现这些稳定的重要手段。希腊的经验已经说明,它交出货币政策主权后,当经济陷入困境时,希腊央行能用来调控经济的工具十分有限,只能听命于欧洲央行和欧盟。同样地,诸如天秤币、比特币这类数字货币或加密货币若盛行起来,市场对国家货币的需求下降,央行通过货币供给调控经济的能力将大为削弱,未来陷入经济困境的国家也许只能听命于面簿、优步、风投基金等公司。

更值得关注的是,天秤币协会与央行是完全不同性质的机构,我们必须思考是否要让商业性质的机构负起发行货币的角色。央行的存在是为了稳定国家经济,其领导人由国家委任,向国家和人民负责;白皮书虽然指天秤币协会是独立机构,但它始终由资本所组成,资本的存在就是为了利益,向投资者或资本家负责,而不是国家和人民。目前在天秤币计划扮演领导角色的面簿,其领导人并不由国家委任,他甚至可以拒绝美国以外国家要他出席国会听证会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若企业实体掌控了货币供给,还有谁能够管制它们?因为它们的用户群和财政实力很可能大大超出许多国家的经济实力,例如面簿就拥有27亿用户,超过中国和印度的人口总和。

天秤币强调去中心化,但对于互联网来说,去中心化只是去国界、去政府监管的代名词。互联网经济发展到一个地步,是竞争者之间的割喉战,最终只剩一家独大。我们已经看到,互联网搜索是谷歌一家独大,社交媒体是面簿一家独大,手机操作系统是安卓一家独大,我国的私召车市场也是Grab一家独大。当一家企业完全控制一个行业,这对任何人都不是好事。现在面簿显然想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一家独大。

近年来,人们对面簿、对资本的信任度越来越低,面簿若在互联网金融坐大,将不利于互联网的发展前景。面簿创立以来,大大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过去我们通过面簿找回失散多年的老朋友,可以跟在地球另一个角落的朋友保持联系;如今我们知道,免费使用面簿所形成的数据,原来已成了面簿的生钱工具,我们甚至成了一些有特定意图机构操弄的对象,而面簿是帮凶。一旦面簿发行货币,它将取得更多个人数据和财务数据,这会如何影响隐私,又会如何改变未来的生活?对此不少人的看法是消极的。

基于种种忧虑,各国政府和央行有必要迅速介入,了解甚至延缓面簿推行数字货币的计划,不能等到出现问题才来寻找对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