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美国须内省才能再次伟大

美国昨天庆祝243岁生日,但庆祝方式一反传统。总统特朗普在林肯纪念堂发表演说,各种军备在林肯纪念堂前国家广场展示,战斗机和总统座机在上空飞过,接受特朗普和四军首长检阅。美国总统在独立日阅兵,确实标志着美国政治面貌的改变。

传统上,美国独立日采取跨党派和非政治的庆祝方式,主要是独立日游行、音乐会、烟花表演等;总统和多数美国人一样,与家人团聚,或到各地拜访。今年,特朗普举行以“向美国致敬”为主题的庆祝活动,民主党人和自由派舆论批评他让独立日庆典充满政治意味,变相成为他的2020年选举造势活动。

美国独立日庆祝的是北美洲英属十三殖民地联合起来,在1776年7月4日向英国宣布独立。243年来,美国经历了困难和舒适的发展期,包括独立战争、南北战争、镀金时期、经济大萧条、二战、冷战等。美国从奉行孤立主义而偏安北美一隅,到介入二战协助欧洲和亚洲摆脱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战后带领世界建立新秩序,并推行自由民主主义和全球化,让世界大部分地区处于“美利坚治世”的和平发展期。

与苏联的冷战在1980年代末结束后,西方世界认为是自由民主主义的胜利,这使得资本在过去30年间得到毫无节制的发展与扩张。欧美资本家主张世界无国界,资本可以自由流动,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和世界贸易组织的出现促进了国际贸易。发展中国家为了加速发展,为欧美资本提供种种便利,也促使越来越多国家签订双边和多边自由贸易协定,方便资本和商品进入对方的市场。资本携带国际精英在世界范围内流动,确实促进了落后国家的经济、教育、社会保障等领域的发展。然而,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为讨好资本,交出了控制经济和金融秩序的部分主权,无法以有效政策面对资本快速扩张的恶果,包括贫富差距、贪污腐败、政商勾结等。

过去30年,虽然世界享有难得的大范围和平,但也是金融失序频繁的时期,局部地区陷入金融风暴引发的各种社会乱象和动荡,例如年轻人教育水平越来越高却找不到工作、美国金融家引发次贷危机却依然坐领高额花红等。我们多年来所看到的美国形象,主要是西部好莱坞和东部华尔街所塑造的;事实上,美国已严重分化,中西部广泛地区因为资本出走而沦为铁锈地带,至于大片农业地区,仍是传统、保守价值观的堡垒所在,这里的底层白人对东西两岸精英们的“左倾”潮流极其排斥。

冷战胜利和全球化使得自由民主主义成了至高无上的政治正确,政府必须维护资本和精英的自由流动、推崇多元价值、对非法移民高度宽容,而当地沉默的大多数却失去自由流动的机会,包括跨地界和跨阶级的流动,面对新科技浪潮和排山倒海而来的外国竞争者,他们的处境每况愈下,主流政治领袖却没能给他们提供实质的帮助。经济崩溃和战祸导致中东、北非和南美洲部分失败国家出现难民潮,冲击欧洲和美国,使得本已面对种种棘手问题的西方社会出现更多压力。因此,民粹主义的出现可说是对自由民主主义发展到极致的反扑,这以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总统为最具代表性事件。

像特朗普这样的政治素人凭借民粹口号当选总统,给沉默的大多数带来新的希望。特朗普重新定义美国的国家利益,以“美国为先”作为政策基础,推行贸易保护主义,以关税制裁竞争对手、筑墙阻挡非法移民、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以支持传统能源企业等政策来回应支持者。继特朗普之后,多个欧洲和拉丁美洲国家民众也选出非主流政治领袖带领他们,希望能走出困境。如今特朗普寻求连任,从他及共和党的募款效果来看,他连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特朗普再领导美国四年,可以预料全球化将继续逆向而行,世界将出现更多裂痕。

“美利坚治世”以其一整套普世价值建立起世界秩序,包括新加坡在内的许多国家确实从中受益。它虽不见得是最好的选择,但确实包含一些始终是人心所向的进步理念,包括对自由、民主、法制的追求和大国责任。如果美国为了狭隘的利益而不愿继续拥抱这些价值,美国本身和世界将走向不可知的未来。帝国的崩塌都是从内部开始的,美国要再次伟大,还须反思解决内部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