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和平公平开发太空

阿姆斯特朗留下的隽永名言——这是一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法新社)
阿姆斯特朗留下的隽永名言——这是一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法新社)

字体大小:

50年前的7月16日,美国阿波罗11号载人升空,四天后成功在月球登陆,实现了人类首次登陆月球的创举。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留下隽永名言——这是一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明天是这历史性时刻的50周年。

美国实现人类首次登月,是美国的成功,也是世界科学家的成功。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科技水平,登月是极其困难的任务。美国在二战时期招揽了世界各地科学家,积累了厚实的科研基础,是实现登月的前提。美苏冷战也是重要推动力之一,苏联在1961年首次把人类送上太空,刺激美国在太空竞赛中发力。人类登月作为美苏冷战的产物,被很多人认为是纯粹满足虚荣、在成本效益上得不偿失的事业,但回看这段历史,登月客观上也产生了许多正面的、对后世贡献较大的科学成果。像微电子学、CT扫描技术、太阳能板,以及各种通信科技之一日千里,无不发轫于当初的登月科研项目,不少现在见诸我们日常生活的科技和用品,如石英表、气垫鞋、燃料电池、食品冷冻技术等,也都直接或间接拜登月所赐。

1969年至1972年,美国一共把12人送上月球。到目前为止,只有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得以将人或无人探测器送达月球表面。由此可见,登月和太空开发是大国的游戏,必须有先进的科技实力和深厚的财力。因此,阿波罗计划结束后,美国不再送人登月。冷战结束后,烧钱的登月活动更不容易得到公众的支持,所以美国转向研究开发太空梭、国际太空站、太空望远镜、太空军事等领域。前总统小布什一度希望重返月球,奥巴马时代则取消,如今特朗普时代又要重回月球,甚至要到火星。率先把人类送上太空的苏联一直没有成功登月,俄罗斯的太空开发因为经济萎靡而不易维持。中国有体制上的优势,科技实力近年来迅速积累,在太空开发领域有后来居上的势头。中国在2003年启动探月工程,今年1月成功让探测器首次登陆月球背面,预计将在2030年实现宇航员登月。

50年来,随着全球经济发展和社会日渐富裕,太空开发已不是大国的专利。主要国家如日本、印度、以色列、欧盟,以及小国如卢森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新加坡等,也投入这个领域。南洋理工大学多年来积极研制人造卫星,2011年发射我国第一颗卫星,至今已有九颗卫星进入轨道,未来还打算发射探月卫星。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与卢森堡欧洲卫星服务公司合作探索未来卫星科技、卫星网络硬件和软件工具的发展与创新。新科电子2015年发射本地首颗商用卫星,预计2021年发射第二颗。太空开发也是商机处处,例如旅游、撒骨灰、承包任务、采矿、人造卫星系统、太空站等。欧美富豪如布兰森、马斯克、贝佐斯等是看着人类踏足月球长大的一代,他们的宇宙梦和对太空资源的开发需求,促使他们将财力投入这个领域。

科技进展神速,越来越多国家和企业对太空开发产生兴趣,国际社会有必要及早建立一套完善的国际框架,规范及协调国家、企业和个人对太空的开发与利用,确保太空开发有序进行,确保太空资源是为人类物种和文明延续而服务,不会被单一国家、企业或个人所掌控。要实现这个愿景,我们可从国际社会对南极洲行之有效的治理中得到借鉴。始签于1959年的《南极条约》及其他相关协定,规范了人类在南极洲的活动,包括南极洲仅用于和平目的、促进科学考察的自由与国际合作、禁止在南极地区进行军事活动和处理放射物,以及冻结所有国家对南极洲的领土主权主张。

太空开发也应该有类似的严谨规范。目前,国际社会有一份被称为“太空宪法”的《外层空间条约》,以10项基本原则规范各国在太空的活动,例如各国可自由探索和利用太空、不能对任何天体及空间提出主权或占为己有等。不过,这项条约签订于1967年,当时人类尚未踏足月球。50年来,太空开发取得长足进步,一些行为严格来说并不符合这项条约。例如越来越多国家开发反卫星技术,击毁人造卫星,却制造了大量太空垃圾。我们也看到资本大事掠夺互联网资源,现在显然也有必要预防资本家对太空资源予取予求。联合国旗下机构如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外太空事务办公室等,可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从整体人类文明的角度看,太空开发是物种和文明延续的机会与保障。太空开发可以为全人类带来好处,更好的国际协调可以确保太空的和平用途与更有效的资源投入。国际社会必须从追求全人类福祉的角度来思考太空开发与合作的问题,抵销国家和企业基于军事动机和商业利益的自私自利行为的负面作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