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克什米尔局势堪忧

社论 

印度国会两院在8月6日通过地区重组法案,废除存在主权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的自治地位,把克什米尔重组为以回教徒为主的查谟和克什米尔,以及把以佛教徒为主的拉达克列为中央直辖区。对克什米尔提出主权声索的中国和巴基斯坦随即提出抗议。克什米尔的回教徒也表示强烈不满。新德里此举不但将导致该地区紧张局势恶化,也可能牵动南亚的地缘政治发展。

克什米尔问题是英国殖民主义者所遗留,1947年印度摆脱殖民统治独立时,分裂为以印度教徒为主的印度和以回教徒为主的巴基斯坦。毗邻巴基斯坦的克什米尔原本希望保持中立地位,但西部的回教地区却反叛要加入巴基斯坦,引发印度军事介入,导致印巴各控制该区的一部分,并成为第一次印巴战争的导火线。至今,印属克什米尔因回教叛军骚乱不息,仍处于半军事管制状态。

在印度国会取消克什米尔自治地位之前,新德里先发制人,宣布在该地区戒严,游客被令离境、互联网和电话被切断、地方领袖遭软禁、军队增援。在重组法案通过后,巴基斯坦驱逐印度大使,中止两国贸易,并扬言将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申诉,同时把印度告上设于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巴国还透露,已经获得中国支持,在安理会谴责印度;北京则表示,印度的做法损害中国主权,不可接受。

新德里取消克什米尔自治权的主要论述是经济发展。印度宪法第370条规定,除了外交、国防和交通通信,克什米尔享有高度自治权,印度国会的立法不适用于该地区,外地人也不准在当地置产。莫迪政府认为,取消自治权,特别是禁止外地人置产的限令,将能促进外部资金进入克什米尔,推动经济发展。当该地区人民享有经济发展成果,分离主义恐怖袭击事件将会减少。

克什米尔占多数的回教徒则相信,新德里此举是要让回教徒沦为少数,因为开放印度其他地区人民在克什米尔买地,将鼓励印度教徒大举迁入克什米尔,稀释回教徒多数并强化印度对该地区的控制。

此外,源自西藏高原的印度河流经克什米尔,是印巴两国不断增长的人口都觊觎的水源供应。全球气候暖化导致极端天候频现,保障水供势必越来越攸关国家安全。

印巴两国自独立以来,就为了领土和主权,在20世纪爆发过三次战争,此后陆续有小规模冲突,最近的一次发生于今年2月,印度空军为报复恐怖袭击,越境空袭巴国境内的恐怖组织营地,巴国空军击落了两架犯境的印度战机;双方的地面部队也展开炮战。如今两国均拥有核武器,任何失控的边境冲突都可能引发更大的灾难。印度取消克什米尔自治权,无疑挑动了南亚地缘政治最敏感的神经线。

宏观而言,此次南亚局势的变化,一定程度上同美国治世的式微有关。自特朗普总统上台后,“美国优先”政策已经让华盛顿逐步放弃维系既有国际体系稳定的责任。朝鲜研发核武器且不断试射导弹、日本同韩国爆发贸易冲突、香港和台湾的离心势力冒起,以及当前印度单方面改变克什米尔现状,无不反映了亚洲地缘政治格局持续发生的危险变化。

本来,随着中国和印度的经济持续发展,世界经济重心向亚洲转移,21世纪普遍被视为是亚洲的世纪。然而,这一判断恐怕必须要再度审视。当维持当下国际关系的定海神针——美国治世以及互惠互利的中美关系——动摇时,地区政治的诸多新仇旧恨都会一一泛起,近自后冷战遗留的国际矛盾,远至二战后没有清理干净的主权纠纷,任何一项的形势失控,都能危及亚洲赖以发展的和平稳定大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