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别让关卡严重堵塞成新常态

社论 

近年来,新马两个陆路关卡每逢周末、长周末、公共假期、学校假期,便会出现塞车塞人的情况。出入两国关卡要花上四五个小时,似乎已成为一种新常态。遇上长周末,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总会事先提醒,要做好通关延误的准备。许多人现在已渐渐能接受,逢假期坐车到马来西亚须费时四个小时的现实。然而,这样的新常态是否符合公众利益,我们是否只能调整心态接受无奈的现实,值得商榷。

新马两国政府在1994年达成协议建设第二通道。第二通道在1998年通车,大幅度缓和了新柔长堤的负荷。然而,20年后的今天,这两条通道似乎也不够用了,尤其是在假期和长周末,两国关卡总是出现车龙,出入境大厅也挤满人。有人形容出入境大厅的人潮像在举行演唱会,也有人形容这种定时出现的堵塞宛如新马人民永久性的“痛风”。

这一周是我国学校假期,上周五和周末长堤和第二通道一如所料出现严重堵塞。不巧周五早上一辆罗厘在第二通道起火,导致交通塞上加塞。周五晚,第二通道又发生罗厘司机因不满罗厘通关柜台太少导致通关缓慢,而把罗厘停在路中央罢驶抗议的事件,使得第二通道的情况更糟,所有车辆四五个小时动弹不得。大士关卡周六凌晨发生系统间歇性缓慢,延缓了通关效率,多次引起塞车情况。

一个月前的国庆日和哈芝节超长周末,关卡堵塞情况更严重。长堤在8月8日下午开始大塞车,通关时间一度超过四小时,车龙从兀兰关卡回堵到武吉知马快速公路的兀兰立交桥。入境马国的情况也是如此,马国首相马哈迪女儿玛丽娜还在社交媒体抱怨,她女儿从新加坡搭巴士到吉隆坡,因第二通道严重阻塞而迟了三个小时。超长周末结束前离开马国返回新加坡的情况同样惨不忍睹。马国媒体报道,11日下午通往新山关卡的东部大道开始大塞车,车龙超过两公里,情况持续到12日下午。交通阻塞影响的不只是出入境的旅客,连带关卡附近的马西岭社区和新山周边公路也深受影响,对两地居民日常出行造成不便。

除了一般汽车,旅游巴士和罗厘的通关情况也日益恶化。本地和马国有旅游业者抱怨第二通道巴士出入境设施明显不敷使用,例如两国旅巴被迫在大士关卡外的惹兰阿末依布拉欣路边交接新马跨境游的外国游客,新山不时有旅游业者抗议第二通道关卡设施欠佳导致塞人。

两国有关当局已尽最大努力改善交通阻塞问题,例如去年底佳节期间,移民与关卡局有超过500人得超时工作驻守两个陆路关卡。然而,两国政府须摸清塞车塞人的导因,并从中找出解决办法,否则建再多的通道和公共交通,也不能解决堵塞的问题。很显然,通关是一道瓶颈。新元兑令吉汇率近年走高,是促使人车流量近年大幅增加的原因之一。关卡因为必要的海关和安全措施,以及意料之外的因素,无法在人车大增时进一步提高通关效率。这引发了两国陆路关卡的通关处理能力是否已达饱和的问题。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去年底透露,新马平日每天有40万人次出入兀兰和大士关卡,年底繁忙时期增至43万人次。如此大量的出入境人次,确实给关卡通关处理能力构成挑战。我国方面,移民与关卡局面对人力不足问题,通关系统偶尔会出现间歇性缓慢。马国方面,比较多的投诉是关卡人员部署和设施陈旧问题。例如马国在哈芝节超长周末已事先冻结官员请假、开通所有36个通道,处理能力已达极限,入境大塞车情况依然出现。面对当前的人力与设施限制,新马有没有可能简化出入境通关手续?两国的自动通关系统能否开放给更多人使用?这些都有待两国政府探讨。

当然,两国政府有责任保障国家安全,对出入境的人与货进行严格检查,是确保国家和人民安全的一部分。不过,新马关系一衣带水,人员和经贸往来只会越来越密,两地民众都希望能有更多措施,在保障安全之余,对改善塞车情况起到实质效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