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有必要立法应对敌意信息宣传

只要看发帖人名字下面一行就知道是不是广告,点击进去还能看到页面创建日期、管理员经常在哪些国家或地区等信息。(面簿提供示意图)

字体大小:

社交媒体巨头面簿前天宣布,即日起收紧社媒平台上的本地政治广告规则,以防止外来势力左右网络舆情。下来任何人要在面簿和Instagram上刊登政治或竞选广告,必须经过本地身份认证,也要证明自己或所代表的组织在新加坡。

面簿其实从今年6月起,就已在世界50多个国家率先实行这一做法。公司近年来因在各国选举期间没有采取足够措施审查广告,屡遭抨击,备受压力之下才出台一整套提高广告透明度的措施。

此举对于防止外来势力操控选举舆论固然有一定作用,但政治广告在本地还不是一种明显的干预手段。而正如一些本地学者所指出的,若有人有意操控网络舆论,也能采取别的下手策略,根本不需要打广告。他们质疑面簿收紧政治广告条例能有效提防来届大选受外部影响,也呼吁该公司严加管控平台上假信息的传播。

换言之,就目前来说,真正值得关注的,是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日前所提及的敌意信息宣传(Hostile Information Campaigns)。这是网络和信息时代出现的新型战争和干预伎俩,有别于传统的军事、谍报等手段。这也就是2013年俄国军队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提出了将常规武器、经济胁迫、信息操纵和网络攻击融为一体的混合战争理论,现在被称为格拉西莫夫理论。

在战争中运用信息战来迷惑和分化敌人其实古已有之,但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它已蜕变得极高速和低成本,比过去的间谍活动更快、更廉价、更安全的电子手段。美国《纽约时报》记者戴维·桑格(David Sanger)称之为“完美武器”。他认为网络攻击除了被用来破坏银行、数据库和电网,还可以用来侵蚀维系民主本身的公民理念。

在实际操作上,发动攻击者是先辨识攻击对象社会中所存在的“抗议潜能”,然后进一步制造抗议活动,加深社会裂痕,以及不同群体之间的敌对,使他们逐渐失去对国家主要机构的信任。这确实称得上是杀敌于无形的无硝烟战争。不仅在选举时可以使用,平时照样也可以使用。一旦这个国家陷入动荡,自然就无力处理各种内政和外交的重大课题,因此,不费一兵一卒,即可克敌于无形。

目前,法国、德国、澳大利亚、以色列等国都已相继出台了各自的一套对治法规,我国在这方面还是欠缺的。因此尚穆根认为我们有必要研拟相应的立法。虽然他没有透露更多有关立法的详情,不过相信政府对此已成竹在胸,随时可以出台。

敌意信息宣传当然还可以涵盖挑拨种族冲突,破坏和谐的仇恨言论。我国社会先天存在这方面的断层线,也很容易成为外来攻击的目标。因此,政府不久前提出了《维持宗教和谐法令》的修正案,这个修正案正是为了对治涉及种族、宗教等的仇恨言论而设。有关法案将在下个月在国会提出二读。

不过,正如尚穆根所指出的,敌意信息宣传还包括更多的方面,而且都不是在《维持宗教和谐法令》以及同样已获国会通过的《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的对治范围内。也即是说,我们有必要尽快防堵其余的缺口,通过立法赋权政府精准对付各种形式的敌意信息宣传。

必须说,立法固然必要,但要有效应对外来干预,还须有其他的配套措施,这就包括设法提升国民的网络认知水平,而更重要的是治病于未然,也就是通过各种政策措施,有效缓解社会矛盾,消弭社会戾气,让敌人无懈可击。而不无吊诡意味的是,要防止社会因为不满情绪积压而出现上述所谓“抗议潜能”,政府确保信息透明,舆论畅通,民情有适当的宣泄管道,又是不可或缺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