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拓宽小国回旋空间

首次正式访问亚美尼亚的李总理同亚美尼亚总统萨尔基相会晤,两人肯定了新亚之间的密切关系,并讨论应如何加强双边关系。(海峡时报)
首次正式访问亚美尼亚的李总理同亚美尼亚总统萨尔基相会晤,两人肯定了新亚之间的密切关系,并讨论应如何加强双边关系。(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社论 2019年10月1日

在出席了联合国大会后,李显龙总理风尘仆仆,接着访问了中亚国家亚美尼亚,并且在当地同成员包括白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亚美尼亚五国的欧亚经济联盟,签署欧亚经济联盟—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EAEUSFTA)框架,以及非服务与投资协定。这是该经济联盟的首个全面的自贸协定,显示新加坡采取积极主动的外交姿态,来应对当下全球化前景日益不明显的环境,为自己创造更大的回旋空间。

亚美尼亚位处中亚的西端,是个内陆国家,因为缺乏海路交通的便利,所以没有机会参与到近几十年的经济全球化大潮。然而,亚美尼亚人却不乏经商冒险的精神。在新加坡开埠不久,亚美尼亚商人就已经来到新加坡。福康宁山脚下就有一条亚美尼亚街;位于禧街的亚美尼亚教堂,专为第一位亚美尼亚修道士、启蒙者圣格列高利(St Gregory the Illuminator)而建,是本地最古老的基督教堂。

欧亚经济联盟则是在2014年才成立的新组织,由俄罗斯结合东欧和中亚的另四个前苏联加盟国,形成近2亿人口的潜在单一市场。组织效仿欧盟的做法,在经济政策和市场上谋求一体化,并且也有意在未来使用共同货币。新加坡是联盟第一个签订自贸协定的伙伴国,一方面显示联盟重视新加坡所带来的合作潜能,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新加坡受重视的国际影响力。

新签署的自贸协定框架,为本地企业和在新加坡注册的国际企业,打开另一道通向中亚这个未开垦市场的大门。同时,框架也让联盟的企业找到了进军亚洲市场的跳板,借着世界经济重心转向亚洲的东风,寻求联盟成员国经济腾飞的助力。

本来,这应该是经济全球化的多边自贸体系所应当发挥的作用。但是,随着各地民粹政治和单边主义的兴起,全球化发展大势受挫,原有的国际经济合作模式面对了巨大压力,甚至连既有的全球产业链分工,都被迫要做出改变。因此,相信自由贸易体系的国家如今得另谋出路——跟不同区域的国家和组织签署自贸协定,就是其中的一种做法。

对于类似新加坡这样依靠国际贸易的小国,另一种做法就是团结其他小国,共同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包括强化诸如联合国、世贸组织等国际机制的角色。新加坡在联合国内发起的“小国论坛”,就是基于这个思路。小国都反对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都希望各国遵守国际法规,小国团结在一起共同发声,才更有力量。无独有偶,李总理这次访问的亚美尼亚,也是“小国论坛”的一员。

现实地看,任何国际秩序的稳定,背后都少不了大国的强权作用。无论是历史上欧洲的希腊城邦体制,还是春秋战国时期的诸侯体制,都得依靠强国扮演霸主的角色。现代国际政治史则先有“英国治世”,后有“美国治世”,但其改变都是痛苦的过程——“英国治世”就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而结束。如今美国强调单边主义,率先否定二战以来自己所制定的国际规矩,加上中国崛起所造成的对峙紧张,都让世界前景变得更不确定。

因此,小国的又一个做法,是劝说大国承担起应有的责任。这当然须要极高的外交手腕,以及相当的国家实力。新加坡强调从自身国家利益出发,一以贯之劝和中美妥善解决彼此的博弈;同时以身作则,带头遵守并维护国际法规;更通过持续跟不同国家和组织签订自贸协定,间接巩固既有的国际经济体系,这一切努力都是为了确保相对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创造自己生存发展的回旋空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