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通乌门”凸显美国政治社会病态

特朗普与泽连斯基(右)。(法新社)
特朗普与泽连斯基(右)。(法新社)

字体大小:

社论 2019年10月4日

美国国会山庄刻下正如火如荼对总统特朗普涉嫌通过向乌克兰政府施压,调查前副总统拜登的“通乌门”事件进行弹劾调查。特朗普向外国领导人施压调查自己在国内的最大潜在政治对手,有利用外交政策为自己争取个人政治利益之嫌,形同逼迫他国为美国总统的个人利益服务,所以触发众议院对他展开弹劾调查。

更深远的影响是,这种公器私用的做法,打破了国际领导人之间的不明文传统规矩;而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显然认为,这种规矩是必须排干的传统政治污水之一,这将为美国政坛和国际政治发展开启危险先例。长此下去,特朗普将对美国总统作为自由世界领袖的道德地位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据美国媒体报道,今年8月,一名相信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人员的举报人,向情报督察长举报特朗普“行为不正当”。特朗普被指在7月25日与乌克兰新任总统泽连斯基通电话时,以提供军事援助为筹码向后者施压,要乌克兰政府对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和他儿子亨特进行调查。拜登是最有可能代表民主党在明年总统选举挑战特朗普的人选,特朗普阵营视他为最具威胁的对手。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尽管知道参议院不太可能通过弹劾动议,但出于党派政治利益考量,而决定对特朗普展开弹劾调查。

除了向乌克兰施压,美国媒体进一步揭露,特朗普近期也曾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通电话,主动且明确地要求澳洲协助美国司法部长巴尔调查“通俄门”事件的源头;它们指责特朗普此举是要借外国力量,抹黑前特别检察官穆勒的通俄调查不公和具政党色彩。

在国际上,国家领导人之间互通电话是常有的事,尤其是盟友之间。领导人之间存在一套不明文规范,尤其是在官方通电话时有既定议程和谈话要点,什么该说和不该说、什么是合乎国际规范的要求、什么用词遣字合乎国际礼节等,都按照顾问预先拟好的一套说辞。领导人要求他国提供司法援助,针对跨国犯罪、贪污腐败案、捉拿逃犯等案件给予支援,是很平常的事。然而,这一切都应该在法律框架内进行,不涉及个人利益。

已公开的特朗普与泽连斯基通话记录文本显示,特朗普确实要求后者的政府对拜登和他儿子展开调查,甚至对乌克兰总检察长指指点点,有干预他国内政之嫌。特朗普也暗示将给予乌克兰政府好处。他事后承认,在通电话前几天下令暂缓对乌克兰发放军事援助。此举显然是以军援要挟乌克兰。泽连斯基也在通话中迎合特朗普,表示愿意尽一切努力配合美国。

诚然,美国作为超级强国,其总统可以利用一切手段,逼迫他国臣服于美国的意愿,为美国的国家利益服务,这是无奈的国际强权政治现实。但若这涉及总统的个人政治利益,则令人不齿。更糟糕的是,白宫坚称特朗普的行为没有不妥之处。举报信说,特朗普是在白宫战情室与泽连斯基通话,现场至少还有10多名高级官员听到他们的对话;很显然,特朗普并不认为这种行为有损他作为国家领导人的地位。他最新的警告,是可能会对涉及调查工作的一些人提出诉讼。

美国历史学家指出,这种事情在美国史上是没有先例的。然而,更让人担心的是,特朗普无视国际政治的传统做法和不明文规矩,给国际社会树立了极恶劣的示范。在国内,他的支持者也似乎不在乎这些政治规范,弹劾调查反而可能有助他明年争取连任。根据周三公布的一份民调显示,民主党宣布展开弹劾调查不到一周,特朗普的支持率不降反升,达到今年以来最高的49%。

更深一层地看,美国社会已经严重撕裂,而国会几乎无法对总统起到制衡作用;在这之前的多起政策和政治案件必须依靠司法介入,但即使最高法院作出判决,也无法赢得两极化民众的信服。美国200多年来确立的政治体制,无法应付一个无视政治道德的最高领导人。特朗普靠民粹主义上台,两年多来利用民粹主义让政治中间派几乎失去生存空间,社会走向极左或极右都是不健康的。这种政治病态是美国和国际社会要面对的最大危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