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港务发展迈入另一个新时代

大士港口所在地段目前仍在进行填土工程,预料将在不久后启动码头的建造工程。(档案照)
大士港口所在地段目前仍在进行填土工程,预料将在不久后启动码头的建造工程。(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新加坡港务集团前天举行仪式,标志我国港务发展迈入新篇章。约500名港务集团职员早上轮流传递火炬,从丹戎巴葛码头出发,途经岌巴、布拉尼岛和巴西班让码头,最终抵达要发展的大士港口地段。

这个仪式具有双重意义,既是大士港口开始发展的标志,也是我国庆祝开埠200周年的活动之一。新加坡作为一个港口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中间一度被马六甲所取代,但1819年莱佛士登陆之后,新加坡又逐渐恢复了作为本地区主要港口的地位。

200年来,我国的港务发展步伐从未停止过,港务也一直是新加坡的主要经济命脉之一。200年间,船运已经跨越了好几个不同的时代,从最早的帆船,到今天的箱运巨轮。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发展的步伐尤为迅速。1972年,丹戎巴葛码头被改建成首个集装箱码头。不到20年,也即在1991年时,丹戎巴葛码头已不胜负荷,政府于是决定在巴西班让填土以建造新的集装箱码头。这一工程其实完成不久,但大士港的发展已经启动,象征港务发展又要跨入另一个新时代,因此也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

大士港口在2040年代完工后,目前分散在丹戎巴葛、岌巴、布拉尼岛和巴西班让的港务设施,将集中到那里。因此,这将是个超大型的未来港口。这个新港也将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港口,除了可能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全自动化集装箱码头,它也会犹如磁铁一样吸纳企业落户港口一带,使这个有两个宏茂桥镇那么大的港区成为一个供应链生态系统,更全面开拓海上运输业的新机遇。李显龙总理指出,大士港口的开发是一次重新思考海上运输业未来的机会。由于港口位处崭新地段,我们可从头设计,以创新和可持续性作为港口的主要特色。

大士港的开发给人的第一个印象或许是超前的。因为整个工程从过去多年来逐步填海造地开始,到二十多年后的全部落成,时间的跨度达好几十年,如果没有长远的谋划以及胆识和魄力,是绝不可能实现或完成的。其实,在港务发展上,政府在1966年时也做过一次超前的决策,即在丹戎巴葛建设我国第一个集装箱港。那个时候,即连世界银行也有些犹豫,觉得计划太超前了,不过该行最终还是答应了政府的贷款要求。李显龙总理指出,政府当时敢于冒这个险,是因为它观察到,箱运已经在欧美迅速发展。

大士港的发展,同样具有一定的风险,因为未来的发展总是具有许多不可知的变数。但和新加坡整体的继续生存与繁荣一样,我们总须抢占发展的先机,才能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立于不败之地。当然,在投下巨资的同时,我们也必须做好各种准备,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挑战。比方,随着地球暖化可能出现的北冰洋航线。

但随着亚洲整体经济的持续发展,我们可以预期,新加坡将可继续发挥作为世界主要转运港的角色。中国、印度以及亚细安各国的未来发展无可限量,只要这一发展势头能够持续,我国港务的前景就应是乐观可期的。因此,我们确实有必要不断推陈出新,提升服务效率和竞争优势,巩固我们在港务上的领跑地位。

据新加坡海事及港务管理局的资料,海事业占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约7%,在这个行业里就业的人数则多达17万。由此可见海事业对我国经济的重要性,而海港设施正是海事业发展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犹如机场之于航空业。今天,新加坡港已和世界120个国家的超过600个港口建立了紧密联系,因此也已成为世界供应链中一个枢纽。我们必须不断夯实这一海上运输的枢纽地位,确保港务持续作为我国的主要经济命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