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警惕本区域恐怖主义风险上升

印尼北苏门答腊省首府棉兰一个警察局13日早遭遇自杀式爆炸袭击。(新华社)

字体大小:

社论 

邻国印度尼西亚棉兰市的警察总部发生自杀式炸弹袭击,袭击者当场丧命,另外造成六人受伤。印尼警方迅速展开行动,逮捕袭击者的妻子,发现她更激进,而且打算在峇厘岛发动恐怖袭击。印尼此次恐袭没有造成严重伤亡,警方迅速逮捕嫌疑犯,挫败了一个更大规模的恐袭阴谋,值得额手称庆。

然而,从近期印尼接连发生中小规模的恐袭及袭击未遂案,以及中东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瓦解可能刺激该组织加强对东南亚的渗透,加上邻国宗教势力发展为极端主义提供土壤,我们须警惕本区域的恐怖主义威胁上升的风险。

本区域国家在瓦解回教祈祷团,以及加强对恐怖主义威胁的防御后,在一段较长时间内幸免于恐怖组织的威胁。2014年伊国组织在中东崛起,许多国际激进分子前往中东参加圣战,给世界各国带来了新的挑战和威胁。反恐专家警告,随着伊国组织的瓦解,这些圣战分子最终将返回原籍国,可能在当地社会制造恐袭。那些无法前往中东的激进分子,也会在当地社会制造恐袭。印尼神权游击队在东爪哇的一个细胞组织,有多名成员前年试图前往叙利亚,被土耳其当局遣返印尼,结果他们在东爪哇和菲律宾南部制造了一系列自杀式炸弹袭击。

美军上月歼灭伊国组织首脑巴格达迪,虽然翦除了该组织的领导层,但这对东南亚不一定是好事。东南亚是伊国组织积极扩大势力的重要地区之一,本区域多个极端组织如马巫德和阿布沙耶夫已宣布效忠伊国组织,并誓言在东南亚建立伊斯兰哈里发国。马巫德前年攻占菲南马拉维市是初步尝试,菲国军方花了近半年时间才解放马拉维,但残余分子迅速重整,去年初以来不时在菲南其他地区与军警发生冲突。很显然,这些极端组织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很快就能卷土重来给地方和区域制造麻烦。

令人防不胜防的是,他们以一些简单、低成本的方式展开攻击,例如刀刺。10月初,印尼政治、法律及安全统筹部长维兰托走访社区时,被神权游击队成员刺伤腹部,行凶者的妻子则刺伤地方警察总长。这类攻击方式虽然原始,但造成的代价不小,尤其是政治领袖遇刺身亡。像欧洲经常发生的卡车撞击行人的袭击,也须慎防。

自我激进化的“独狼”同样防不胜防。新加坡过去几年扣留了不少自我激进化的外籍工人和本地人。尽管如此,我们不能放松警惕,因为本区域存在极端和恐怖主义滋长的条件和土壤。美国国务院本月初发布的《2018年恐怖主义报告》就点名马来西亚,指它是伊国组织、阿布沙耶夫、卡伊达和回祈团等恐怖组织的来源、中转站及目的地。曾涉及美国九一一事件的马国恐怖分子雅昔苏法亚本月获释,他曾阴谋在我国展开恐袭,多年来显然没有悔改而被当局扣留。他日后会否威胁本区域的安全,相信很难乐观。不过,马国当局的反恐努力有目共睹,也得到上述报告的认可。马国警方自2013年来挫败25次恐袭阴谋,逮捕了74人。

更值得警惕的是本区域政治势力推动的非暴力极端思维散播,以及由此滋生的社会保守化与极端化。印尼和马来西亚的社会近年来趋向保守,宗教势力越来越强大,宗教和族群保守派的声音越来越宏亮,回教徒和非回教徒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马国去年大选后,保守的伊斯兰党在马来半岛北部的势力坐大,巫统与伊斯兰党合作则促使希盟也趋向保守。希盟政府不驱逐发言得罪当地民众的印度籍回教传教士扎基尔,是对这股势力的忌惮。印尼今年的大选也显示保守力量坐大,总统佐科和对手普拉博沃都拉拢宗教保守派势力助选。

本区域国家之间的国界连绵,有许多难以全天候监控的海上通道,便于恐怖分子的跨境移动。面对恐怖主义威胁的风险升高,本区域国家能够做的是加强合作和互通有无,特别是保持恐怖主义情报互换和交流的畅通,联手抵御恐怖主义威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