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跨代财富转移须与时俱进

作者认为,正如一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在经过多年打拼后,国人必须思考如何使用积累的财富以及要留给后代多少的钱财。(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19年11月20日

香港暴力示威活动持续升级,示威者大多是青少年。暴力示威活动的诉求已经远超过当初的反对逃犯修订条例,它实际上反映了香港青少年对社会的不满以及对未来的茫然。

我国贸工部长陈振声前天(11月18日)在受访时警告,如果我们自满或是掉以轻心,在香港以及其他地方发生的冲突事件,也可能在新加坡上演。他强调,任何政府成功与否,都不能以短浅的眼光衡量;成功的定义也取决于政府能否确保下一代做得比这一代好。他以政府售地为例指出,售地收益都归入国家的储备,让下一代受惠。“这是我们一贯的做法,这是我们对未来世世代代的承诺”。

我国建国五十多年,从第三世界晋升到今天的第一世界,一路走来,并不容易。建国一代以及立国一代付出了不少的血汗,才造就了今天的新加坡。建国初期政府的政策设计,主要都是牺牲短期的利益以谋取长期的回报。尽管外部经济环境多变,新加坡公共财政的出发点都是远离赤字预算,而且历任政府必须将财政盈余拨入国库。在这个过程中,新加坡累积了可观的储备。

以土地使用为例,政府在独立两年后颁布《土地征用法令》,加大土地征用的力度。虽然法令使一些土地被强制征用的业主感到无奈,但是政府通过这个途径得以开展组屋建设计划,解决了住房问题。土地征用也让政府得以在全岛发展工业区,解决国人的就业问题。更重要的是,土地征用法令让政府成为新加坡最大的地主,可以调控房地产市场。这一来,像香港“地产霸权”囤积土地以及哄抬价格的现象,不会在新加坡上演。

正如一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在经过多年打拼后,国人必须思考如何使用积累的财富以及要留给后代多少的钱财。新加坡建国初期正值经济起飞期,机遇处处,而且享有年轻劳动人口居多的人口红利。然而,在新加坡晋升第一世界后,经济已经进入成熟阶段,经济增长的提升空间已没有过去那么大。同时,人口老化也为公共财政带来新的挑战。随着储备的累积以及社会开支的增加,跨代财富转移不仅是钱财分配的课题,也是政治的议题。

政府先后推出了建国一代配套以及立国一代配套,以协助那些为建国初期付出的年长国人。政府也拨出巨款翻新组屋,以维持组屋的价值。另一方面,政府也通过各种财政转移,协助低收入群,以缩小收入差距。

除此之外,为了配合时代的改变,过去的一些硬性的措施,也改以柔性的方式及跟随市场规律处理。例如,在2007年修订的《土地征用法令》规定,政府必须以市价征用土地,而且土地的估价从政府估价师改由合格的估价师估价。在2014年,法令再度修订,受征地影响的业主无须支付不动产增值税,因此业主可得到更高的赔偿。

上述措施意味着财富转移从未来的考虑,渐渐转向满足当下的要求。政府已经宣布,未来几项大型的基础建设项目,包括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南北交通廊道以及南部滨水地区。与过去的做法不同,政府接下来将通过发行债券融资,以确保下一代也承担部分的开支。另一个显著例子是为应对海平面上升所需的估计1000亿元资金,由于这是个可让未来几个时代获益的百年工程,政府已透露,除了动用储蓄,也会考虑通过借贷机制,让几代人人共同承担。

尽管如此,政府还是坚守审慎以及前瞻性的公共财政政策。虽然社会开支持续增加,政府还是坚持售地收益归入储备,而不是当作税收的一部分。政府也宣布,99年地契到期的组屋将回归国库,以确保有足够的土地为下一代提供拥屋的机会。此外,政府每一年的财政预算,只能动用政府投资公司收益的50%,其余的必须归入储备。

新加坡是个没有天然资源与腹地的小国,需要积谷防饥。因此,政府计划通过提高消费税,以支付日益增加的社会开支,从而避免动用国家储备。然而,消费税是一刀切的征税方式,也可能引发连锁的反应。除了给予低收入群补贴,政府或许应确保消费税增加不会导致生活费呈螺旋式地上涨。

在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国人对生活费感到忧虑的氛围下,国家储备的使用、消费税的征收以及举债的问题,将测试跨代财富转移的平衡点。也就是说,前人、今人和未来子孙的钱,比例如何划定?这也是公共财政面对的永恒挑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