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开拓新兴市场应对贸易动荡

在墨西哥访问的李显龙总理获颁授墨西哥城贵宾勋章,颁发勋章给他的是墨西哥城市长希恩鲍姆。(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社论 2019年11月22日

总理李显龙出访墨西哥,带出国人比较陌生的区域名称,包括太平洋联盟和南方共同市场。其中,李总理与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会晤后,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说,两国领导人希望我国今年完成与太平洋联盟的自由贸易协议谈判,成为联盟的联系国。李总理接受随团记者采访时说,我国也有意与南方共同市场商谈自贸协定。李总理不久前访问亚美尼亚时,我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自贸协定。这些区域一体化市场,在地理和心理上与新加坡距离遥远,但我们与他们签订自贸协定或谈判贸易自由化,目的就是为了打通新加坡企业进军这些新兴市场的任督二脉。

太平洋联盟是四个面向太平洋的拉丁美洲国家——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和智利——于2012年成立的贸易集团,目前有超过50个观察员国,我国是其中一个。联盟在2017年探讨让个别观察员国升级为联系国,以扩大经贸合作。太平洋联盟的经济总量占拉美地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三分之一,相当于全球第八大经济体。除了哥伦比亚,我国目前与墨西哥、秘鲁和智利有自贸协定。由此看来,对成为联系国的谈判应可抱持乐观态度。

南方共同市场由阿根廷、巴西、委内瑞拉、巴拉圭和乌拉圭组成,于1995年启动,委国因国内局势在2017年被终止成员国资格。南共市是南美洲最大的经济一体化组织,人口超过2亿6000万,名义GDP近3.4万亿美元,是一个值得开拓深耕的市场。

我国不久前与欧亚经济联盟签署自贸协定,如果我们能成为太平洋联盟和南共市的自贸伙伴,那将进一步扩大我国在传统市场以外地区的自贸合作覆盖范围,为新加坡企业创造更多通道和商机。

中美贸易摩擦和美国政府一手推动的中美贸易脱钩,导致全球贸易动荡,高度一体化的东亚地区贸易和经济活动受到不小的冲击。尽管有的国家受到正面影响,例如投资从中国流到越南等,但长期而言,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不利于全球贸易的健康发展。我国的对外贸易额是经济总量的三倍,由此可见,贸易是我们经济的命脉,国际贸易的任何震荡,对经济增长影响明显。例如我国非石油国内出口受中美贸易战等国际因素影响,已连续八个月萎缩;我国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测只有零至1%。

面对国际大环境的不确定性,我们不可能坐以待毙,必须为自己寻找出路,例如与支持双边和多边自由贸易的国家联手拓宽自贸区边界。去年底生效的《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和昨天生效的《欧盟—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以及预计明年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是我国与传统区域市场加强合作,应对国际贸易挑战的共同努力。

亚细安、东亚、南亚、欧盟和北美洲是我们的传统市场,对很多人来说,拉丁美洲、中亚、东欧和非洲是非常陌生的地区,许多人连亚美尼亚的确切位置也说不上来,对于哥伦比亚的刻板印象就是毒枭横行。事实上,哥伦比亚的社会治安在拉丁美洲相对较好,社会经济持续稳定向好,它有丰富的矿藏,是世界最大的优质咖啡生产国。墨西哥除了有玉米饼和卷饼,还出口新加坡人爱吃的牛油果,本地路上不少车子产自墨西哥。

这些新兴市场有无限潜力和机遇。它们多是发展中国家,农业较发达,基础设施还有待建设。我国政府积极为本地企业开辟更多出路,它们能否走出去,进军这些新兴市场,还要看它们有没有足够的能力。新兴市场的机会很多,风险和挑战也很大,例如制度、语言、文化和习惯的不同,政治和社会相对不稳定、制度不够完善、存在贪污腐败诱惑等,我国企业须有能力抵御风险。这些方面还需要教育界、工商界和政府给予更多的支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