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谨慎乐观迎接2020年

作者认为,尽管外围经济以及地缘政治充满不确定性,但新加坡有可观的储备以及长远的眼光和布局,加上社会的稳定以及政策的赓续性,因此可谨慎乐观地迎接2020年以及新的十年。(严宣融摄)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1月1日

2019年是一个纷纷扰扰以及充满不确定性的一年。反全球化浪潮导致的保护主义、身份认同政治催生的冲突事件,以及贫富鸿沟与收入差距扩大产生的焦虑与愤怒,叠加以及交织在一起,使全球经济蒙上阴影,而二战以来所建立的国际秩序也摇摇欲坠。

在具体事件上,美国与中国在关税问题上的拉锯、英国脱欧过程的曲折、以及香港与全球此起彼伏的暴力示威活动,占据了媒体的报道。《联合早报》在字述一年的活动中,“港”与“乱”分别在读者海选中名列第一与第二,反映了人们对乱局的忧虑。

新加坡是一个外向型经济的城市国家,难免也受到不确定的外围经济以及地缘政治的冲击。

美中贸易战影响新加坡的出口以及制造业,去年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长季比出现负数,所幸第三季度的增长回升正数,避开了技术性的经济衰退。但201 9年全年的经济预料只能取得0.5%至1%之间的低增长。此外,虽然总就业人数增加,但是失业人数超过工作空缺数目。

经济低增长也凸显新加坡这个既是国际都市也是国家的张力。作为国际都市,新加坡必须开放门户,吸引五湖四海的人才,并且接受优胜劣汰的游戏规则。但新加坡政策研究所及种族和谐资源中心的民意调查显示,在种族、宗教、阶级差异、移民以及同性恋五个断层线中,移民以及阶级差异是国人最担心的课题,并认为这些课题若不妥善处理,将影响国人对政府的信任。

在地缘政治方面,美中贸易战扩散到科技战,反映了两大经济体的战略竞争。两国的竞争越激烈,小国被迫选边站的风险就越大。新加坡与中美两国在各个领域都有密切的关系,加上我国的族群结构以及身处东南亚的地缘环境,若被迫选边站将置我们于两难的处境。美中关系在去年恶化,让新加坡忧心忡忡。

尽管如此,新加坡可说是乱局中的一片绿洲。相对于其他国家与地区的乱象,我国的政治与社会稳定以及劳动力的教育水平,对外资有更强的吸引力。美国与中国的科技巨头纷纷进驻新加坡,扩展本区域的业务,反映了新加坡中转站的传统优势。此外,在乱局中的资金流动,也凸显新加坡金融中心与财富管理中心的地位。在可预见的将来,新加坡的传统优势将继续支撑这个岛国的经济发展。

2020年是21世纪20年代的开始。在接下来的10年,国际力量格局将出现巨大的变化;科技的发展也将进入5G以及人工智能的时代。这将全面改变职场的结构,并加剧人们对工作保障以及收入差距的焦虑。另一方面,新加坡将在第四代领袖的引领下,应对周期性与结构性问题的挑战。相对于第二代以及第三代领导层,第四代领导层的跑道较短,他们必须在剧变的环境下,以极短的时间同国人建立符合新时代的社会契约。

在建国过程中,我们经历了几轮的经济转型,以攀向更高的价值链。科技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经济转型的步伐就必须加速,以减缓结构性失业问题。然而,就如攀登高山一样,越到高处,难度越高。到了2030年,预计有三分之二的劳动人口将是专业人员、经理、执行员与技师。如何快速地提高他们的技能,以配合急速改变的职场需求,将决定新加坡未来经济发展的前景。

其次,人口老化问题日趋显现。在2010年,每10名国人中,有1人是65岁或以上。到了2030年,每10人中将有2人是年长人士。人口老化将加重医疗以及社会设施的开支,并可能产生代际财政转移的矛盾。

第三,生育率逐年下降,从2011年的1.2下跌到2018年的1.14,远低过2.1的替代水平。在新加坡570万人口之中,约有168万人是非居民,另外约53万人是永久居民,而新加坡公民是350万人。开埠200年的历史显示,新加坡本是个移民社会。但在建国过程中,如何在接纳外来人口与塑造国家认同方面取得平衡,将继续是城市国家所面对的长期挑战。

无论如何,新加坡建国50多年以来,展示了我们在逆境中应变的能力。尽管外围经济以及地缘政治充满不确定性,但新加坡有可观的储备以及长远的眼光和布局,加上社会的稳定以及政策的赓续性,我们可谨慎乐观地迎接2020年以及新的十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