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澳洲林火提醒气候变化紧迫性

澳大利亚各州林火肆虐。(法新社)

字体大小:

社论 

澳大利亚去年8月开始的常年林火季节越烧越烈。从东到西,从南到北,除了北领地没有传出火点,其他各州皆有林火肆虐,至今已有超过550万公顷土地烧成焦土,相当于79个新加坡,超过1300栋房屋烧毁,至少17人死亡。

澳洲的天空被烧成深红色,野生动物被烧死,树熊拦路向人类要水喝,数以千计民众被迫挤在海滩避难,城市被烟霾笼罩,2000多公里外的新西兰南岛冰川也被烟霾降尘所覆盖,情况让人震惊和痛心。澳洲林火甚至已自成系统,出现火积云和火灾风暴,点燃更多火点,使得林火更难以控制。此外,当地畜牧业因酷暑陷入困境,公牛无法繁殖,水坝干涸,牧场寸草不生。这些土地如果无法迎来足够雨量,未来沙漠化的可能性很高。

澳洲这个夏季气温比往年高,是造成当地提早进入林火季节和火势持续不断的主要原因。然而,林火烧不醒澳洲政治领袖。总理莫里森圣诞节前夕到夏威夷度假,被批评后才赶回国。保守派政府不愿针对气候变化是否导致林火的问题作出回应,舆论批评他们和每次发生枪击案后都逃避控枪课题的美国共和党政客没有不同。

澳洲自由党—国家党联盟2013年上台执政后,在减排政策上走回头路,包括2014年废除碳税政策,2018年废除国家能源保障计划。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去年初发表报告说,澳洲在《巴黎协定》中承诺将于2030年前力争减排26%,但碳排放量不减反增;报告直指澳洲将无法如期实现目标。莫里森政府打算拿该国根据《京都议定书》减排所累积的碳信用额,来实现对《巴黎协定》的承诺,让当地一些民众不满,认为政府是在吃减排老本。

事实上,在减排努力上说一套做一套,也出现在其他国家。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被指纵容对亚马逊森林的开垦;去年巴西发生林火时,他指控好莱坞男星里奥纳度狄卡比奥出钱在亚马逊森林放火,指控那些环保分子和组织通过放火来向政府施压。美国总统特朗普更是一上台就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尽管这些政客一直受到国内和国际环保分子、气候灾民等的批评,但还是在大选中脱颖而出。那些不愿正视气候变化问题的政客为何一再受到选民委托,承诺作出努力的政客上台后为何无法推出有效的减排政策,值得我们深思。

首先,中立的科学家一般不愿将气候变化列为天灾的直接导因,而只认为气候变化可能加剧灾难严重程度。这是因为地球气候是复杂的科学,没有多少科学家或组织可以掌握大范围和长期的气候与灾变的关系。另一方面,一些较激进的环保分子通过极端行动来抗议减排努力不到位,一些科学家通过篡改科学数据来加强全球变暖带来气候剧变的说法,最终被揭发或证明事实并非如此,以致越来越多人对全球变暖的说法半信半疑。这就使得气候变化的公众教育和宣传效果走两步退一步。

其次,现有科技还未先进到可以让大国有效减排。《巴黎协定》签订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制定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例如挪威2030年、芬兰2035年、瑞典2045年、英国和新西兰2050年等。有能力制定可实现目标的多数是北欧和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则多数处于碳排放上升阶段,也不愿大幅度放慢增长速度来实现减排。一些大国和发达国家靠现有的可再生能源,最多只能放缓碳排放上升趋势,因为可再生能源一般较为昂贵,发电效率也远不如化石能源。唯有核能最有希望大幅减排,但仍有很多国家抗拒核能。澳洲就是没有核电的发达国家。

澳洲林火至今没有缓和迹象。未来,澳洲气温只会越来越热,林火问题会越来越严重。更糟的是,即使澳洲现在开始努力减排,但其他排放大国不努力,它也难独善其身。澳洲林火、巴西林火、印度尼西亚林火等灾难日益严重,一再说明减排努力绝不能光说不练,否则同一个天空下的地球村前景将变得更黯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