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管控武汉肺炎扩散风险

新加坡樟宜机场从今天开始要求所有从中国抵境的旅客和国人入境时接受体温检测,并对疑似病例的患者隔离治疗。(叶振忠摄)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1月22日

去年12月31日,中国当局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武汉出现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事件。经过评估后,世卫组织在今年1月12日的文告中表示,不建议对旅客采取任何具体卫生措施,也不建议对中国实行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

但武汉疫情迅速扩散,世卫组织紧急小组将在今天在日内瓦举行会议,以确定是否将这疫情定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个罕见的名称,仅用于最严重的传染病。

根据中国官方的通报,截至昨天,武汉肺炎已夺走六条人命,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300个。此外,15名医护人员证实受感染,其中一人生命垂危。

武汉疫情已扩散至中国外省市,包括北京、上海以及广东。泰国发现两起确诊病例,而日本、韩国及台湾各一起。

开始时,传染病专家还不确定武汉肺炎仅是限于动物将病毒传给人,或是可通过人传人散播。但中国防疫专家钟南山前天证实,病毒肯定有人传人的现象。

农历新年前后的40天,是中国人口流动最高速的时期。民众返乡和外出活动增加,武汉肺炎病例扩散的可能性提高,并可能进入病发高峰期。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2002年至2003年发生的沙斯疫情。根据世卫组织的资料,那场源自中国广州的瘟疫,在全球共发生8096起,导致774人死亡。新加坡当时共发生238个确诊病例,其中33人死亡。专家研究显示,沙斯病毒通过蝙蝠传给果子狸,再由后者传给人以及人传人。

到目前为止,传染病专家以及民众普遍认为,武汉肺炎不及沙斯疫情严峻。一份为《国际传染病杂志》准备的论文指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与沙斯病毒存在至少70%的相似点,但在严重程度、致死率和传播方面,“临床表现更为温和”。中国官方也引述专家看法研判,武汉疫情“可防可控”。

武汉拥有中国最高级别的病毒实验室,具备危险病毒的研究条件。尽管如此,中国专家至今还无法确定病毒传染来源,也未完全掌握疫情传播的途径。在他们还未完全了解这个新型病毒之前,我们还是应该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

经过沙斯的肆虐,许多国家在防疫工作方面,都积累了一些经验。在武汉肺炎出现扩散的现象后,不少国家与地区开始在机场检测乘客的体温,并对疑似感染武汉肺炎的旅客或公民,进行隔离与检查。

另一方面,沙斯爆发时期中国官员隐瞒疫情的行径曾遭到国内外的谴责,导致后来有人落马。这回中国官方在武汉肺炎疫情的通报上,似乎比当年有所改进,但也存在质疑声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还发出指示,下令官员及时发布疫情消息,并深化国际合作。武汉卫生当局也与外国专家分享疫情信息。

武汉肺炎扩散迅速,防疫专家正日以继夜地尝试迎头赶上,以遏制疫情继续扩散。然而,从分析病原与传播途径到防疫疫苗的发明与生产,需要一段时间。在这个期间内,病发高峰期往往夺走许多无辜的性命,也导致经济的巨大损失。

武汉肺炎与沙斯以及中东呼吸综合征一样,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防疫疫苗。传染病来去无踪,而新加坡是国际交通枢纽,因此我们必须积极管控它进入国门和扩散的风险。

新加坡樟宜机场已经加强了防范措施,从今天开始要求所有从中国抵境的旅客和国人入境时接受体温检测,并对疑似病例的患者隔离治疗。卫生部也不时通报武汉肺炎的可疑病例。在网络时代,政府继续在第一时间提供相关的官方数据以及防范措施,将有助于遏制社交媒体以讹传讹与制造不必要恐慌的现象。

在这非常时期,保持个人卫生习惯尤其重要。世卫专家建议,人们在处理生活中大小事之后,应勤洗手。在咳嗽或打喷嚏时,遮住口鼻,鼓励病人戴口罩,并避免在未加防护情况下与病人密切接触。此外,避免接触养殖或野生动物以及生食和未煮熟的肉类。

传染病防不胜防,而病毒也经常变异,为防疫工作带来巨大的挑战。然而,人命关天,我们必须通力合作,管控传染病的扩散,以减低病毒的破坏力与传播能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