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武汉肺炎疫情恶化抗炎挑战艰巨

字体大小:

社论 

武汉肺炎疫情迅速扩散,令人谈炎色变。根据中国官方数据,截至1月27日,武汉肺炎在中国已夺走106条人命,而确诊病例从1月26日的2835起激增至4515起。中国当局已对武汉以及周边地区实施封城,禁止人员的出入,并延长春节假期,以防止病毒进一步扩散。

但武汉肺炎已经散播到全球多个地方,新加坡至今已发现七起确诊病例。上个星期,世界卫生组织对于武汉肺炎在全球散播的风险,评估是“一般”,但前晚它在现况报告中表示,武汉肺炎在中国散播的风险“非常高”,在区域以及全球散播的风险也“高”。它坦承,上星期对全球风险“一般”的评估“措辞有误”。

世卫组织至今还不打算将武汉肺炎定位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不过,中国当局封城、多国与地区陆续禁止来自湖北的旅客入境以及撤侨行动显示,世卫组织有可能会再度调高对疫情的评估。

与其他致命的传染病一样,要在短短的时间内准确评估病毒的传播方式以及速度,谈何容易。其次,疫情迅速散播以及病毒可能变异,使防疫工作滞后。此外,社交媒体的普及,导致信息流的混乱以及公众情绪恐慌,也使抗炎工作更为艰巨。

新加坡经过2003年沙斯侵袭后,在对抗传染病的散播,已积累了不少经验。在沙斯肆虐期间,我国在机场设立体温检测站以及追踪病患接触者的方式,成为国际的楷模。这个经验让我们在对抗武汉肺炎方面,更具信心。

然而,武汉肺炎散播的速度,似乎比沙斯来得快。传染病专家至今还无法确定病毒的来源以及传播途径。尤有甚者,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表示,与沙斯不同,武汉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在潜伏期也具有传染性,这意味着检测体温可能还不足以管控疫情的散播。不过,世卫组织表示,它还须要更多资料来证实这个说法。

无论如何,新加坡的跨部门抗炎工作小组,可能面对一个与沙斯不尽相同的挑战。荦荦大者,面簿在2004年2月才面世,那是沙斯事件发生后的一年。因此,当时的抗炎工作无须面对社交媒体涌现的假信息。其次,新加坡目前接待的中国旅客人数,也远比当时高了许多。

由于有了沙斯肆虐的经历,新加坡在管控武汉肺炎方面,不敢掉以轻心。在本地还没有出现疑似病例之前,樟宜机场已开始对来自武汉的入境乘客,实施体温检测。过后,这项措施扩大至所有从中国抵境的乘客。在出现第一起确诊病例后,我国所有海陆空的关卡都实施体温检测。此外,从今天开始,持有湖北省签发护照的旅客,以及在过去14天内到过湖北省的访客,将禁止入境新加坡,或在新加坡转机。

与其他国家以及地区一样,我国抗炎的措施随着疫情的恶化而升级。联合领导跨部门工作小组的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前天在记者会上表示,政府采取的措施必须依据数据和医疗指示,无须过度反应。

然而,病毒来去无踪,传染病专家的看法以及数据也不断修订。开始时,专家普遍认为,造成武汉肺炎的病毒,其传播速度不比沙斯快。但是最新的说法则完全相反。此外,武汉肺炎是否在潜伏期就有传播能力,目前还没有定论。另一方面,世卫组织在病毒传播风险的评估上急转弯,也反映了对疫情数据掌握的不足。

面对病毒动态的发展,抗炎工作要拿捏得准,既不过度反应,又不过度滞后,需要一定的判断力。其次,社交媒体的普及以及假信息的散播,意味着抗炎的工作必须加强宣导活动。此外,民众的恐慌提高了他们对抗炎工作的期望以及要求。

在2003年沙斯事件中,我国政府得以迅速采取行动,包括强制隔离病患,反映了政府与国人的互信关系。武汉疫情急剧变化,国人都期待政府再度引领大家早日渡过难关。从这个角度而言,跨部门抗炎小组的工作,可说是任重道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