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关注就业市场三大乌云

我国的就业市场处于三大乌云笼罩之中。(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2月5日

新加坡去年全年经济只取得0.7%的增长,但总就业人数却增加5万5200人,是自2014年以来最大的增幅。尽管如此,根据人力部日前发布的去年全年劳动市场预估报告,包括公民和永久居民的居民失业率,自2017年以来逐步攀升,去年12月达到3.2%。另一方面,去年全年裁员人数共计1万零700人,与2018年持平。

人力部长杨莉明表示,就业人数增长比预期的好,而裁员人数持平,意味着就业市场的挑战不在于缺乏新工作,而是工作与技能不匹配。她表示,去年的失业率水平“令人担忧,但不至于令人惊慌”。

我国的就业市场处于三大乌云笼罩之中。一是贸易保护主义导致全球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二是最近暴发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三是数码经济发展所造成的结构性失业问题。

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开打以来,对两国的经济已造成一定的冲击。中国去年的经济增长6.1%,是30年来最低的增长水平。随着2019新型冠状病毒肆虐,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速要维持6%的增长,相信难度很大。与此同时,美国去年的经济增幅为2.3%,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增速最低的一年。虽然今年是总统选举年,但是美国的经济周期已处于后期阶段,分析师普遍关注美国经济是否会步入衰退。

美国与中国分别是全球第一以及第二大经济体,主导全球的经济增长。虽然两国最近达致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但是两国缺乏互信,因此在落实协议过程中,相信还会有不少曲折。两国的贸易战已影响了全球经济以及供应链,而贸易战扩大至科技战,也为全球经济添加许多不确定的因素。

新加坡是外向型的经济,深受美中贸易战的冲击。实际上,去年我国的经济增长侥幸地逃过了技术性衰退,并以低过1%的增速结束了动荡不安的一年。正当我国经济开始出现复苏的绿芽,新冠病毒突如其来,为我国今年的经济蒙上阴影。

贸工部长陈振声表示,这一轮疫情所造成的影响,可能会比2003年沙斯时期“更广、更深、更长”。全球经济相互连通,受疫情重创的不仅是中国,其他国家也会受到波及。中国政府的封城措施以及全球多国对来自中国的旅客实施入境限制,是阻断病毒蔓延的必要手段,但它也影响了经济的正常运作,并可能扰乱全球的生产链。

中国的经济总量,在全球的比重远比2003年高出许多。这次的疫情蔓延,不仅冲击旅游相关行业,也会对其他行业造成一定的影响。原本看似走向复苏的电子业周期以及5G科技使用的推出,可能会因此而再度展延。这将拖缓新加坡经济复苏的步伐,从而影响就业市场。在沙斯暴发期间,我国的失业率一度飙升至5%以上。

针对疫情,人力部长杨莉明表示,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增加了。不过,我们除了关注眼前的问题,也必须放眼未来,因此政府将协助企业转型及应变。

数码经济是新加坡积极发展的领域,以为国人创造高薪的工作。经济发展局表示,新加坡在去年获得152亿元的固定资产投资承诺所将创造的就业机会中,将近一半是与数码经济相关,包括数码工程师、软件工程师以及数码产品经理。

然而,劳工市场的数据,凸显了工作与技能不匹配的问题。尽管政府不遗余力地鼓励国人学习新技能,但要适应数码经济的要求,需要一个过程。为了满足数码经济的人力需求,输入外来人才在所难免。许多国家的经验显示,当经济放缓以及失业率提高时,排外情绪总会在社会中酝酿,人们对经济转型的支持也会下降,进而压缩经济转型空间。

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以及社会动乱的时代,保住工作是确保社会稳定的支柱。尽管许多不确定的因素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但我们必须灵活应对急速改变的环境,让大家能在这片土地上安居乐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