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欧洲难民危机再度升级

过去一个星期,希腊和土耳其边境的冲突事件激增,希腊政府动用催泪弹和水炮驱散聚集边境的难民,甚至烧毁难民的临时居所,而难民则以石头还击希腊军警。(路透社)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3月10日

自土耳其在上个月底开放接壤欧洲的边境以来,大批中东和中亚难民企图涌入希腊,发生在2015年的欧洲难民危机逐步升级。由于冠状病毒疾病的疫情形势险恶,各国政府忙着抗疫,难民的困境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关注。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敦促欧盟,应该公平分担难民的负担,但欧盟强调,会全力支持首当其冲的希腊封关,力阻欧洲难民潮危机再现。

过去一个星期,希腊和土耳其边境的冲突事件激增,希腊政府动用催泪弹和水炮驱散聚集边境的难民,甚至烧毁难民的临时居所,而难民则以石头还击希腊军警。至今已有超过3万多名难民滞留在土耳其,难民试图越过边境进入希腊,或渡过爱琴海偷渡到希腊,再通往欧洲其他国家。

一些难民的目的地是德国,但过去五年为难民敞开国门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这次立场十分坚定,表示不愿重犯错误,让成千上万难民涌入德国事件重演。她谴责土耳其利用难民向欧盟施压的做法,完全无法令人接受。

欧盟成员国一致同意这种看法,认为土耳其把难民当成一种政治勒索工具。自叙利亚伊德利卜省争夺战爆发以来,这场西北战事已导致约百万人流离失所,大批涌入的难民让土耳其疲于应付。尽管俄罗斯和土耳其上周五达成叙利亚内战的停火协议,这份被认定会失败的停火协议,加上欧盟承诺的额外5亿欧元援助金迟迟未到,长约200公里的土希边境料将涌现更多难民。

土耳其把难民难题往欧洲推,也等于把寻求庇护的难民推进死亡之路。2016年3月,土耳其曾与欧盟签署协议,禁止难民由土耳其跨越希腊边境前往欧洲,随着土耳其打开方便之门,之前与欧盟达致的难民安置协议正式告终。而让本身参与的战事所制造的难民轻易过关,土耳其这种甩掉政治责任的做法已遭到各方的抨击,尤其是希腊,认为土耳其大开边境严重威胁其国土安全。

希腊军队强力驱赶试图透过水路而来的难民船,希腊岛民也拒绝让难民船停靠,难民要像过去几年那样闯关已不容易。难民期盼德国再伸援手,并在铁丝网后面高举向默克尔求助的标语,但默克尔已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不让难民危机再次发生,动摇德国的政治和社会稳定;其他欧盟成员国更不可能大方收容难民。

为了应付可能卷土重来的难民危机,欧盟去年10月推出“临时团结机制”,鼓励成员国自愿认领接收难民的配额,但成员国兴趣缺缺。此次土耳其因不满西方对叙利亚战事袖手旁观,尤其北约仅口头支持土耳其在叙利亚作战,土耳其即刻开放边境,煽动及协助难民闯关,难民成了被利用的政治工具。

表面上看起来,土耳其已承担收容400万个难民的沉重压力,欧盟成员国如果不出手相助,将引发另一次的人道危机。眼前逃避战争要寻找更好生活的叙利亚、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难民,肯定无法像几年前逃亡的难民那样有办法抵达目的地。他们的人数估计有几万人,不久后可能达数百万人;从陆海两路涌向欧洲,这些人如今还必须冒着随时感染冠病病毒的风险。

土耳其已为难民放行,欧盟无论如何必须想办法应对,成员国互推收容难民的情况,料将比过去更严重。欧盟和土耳其互指对方违反应对难民潮协议,土耳其自认已为欧盟阻挡许多难民,四年前的协议只是一种暂时的解决办法;欧盟则认定土耳其是在公然勒索,双方的关系再次面临严峻考验。

欧盟重申绝不容忍非法入境,但又难以回避尊重基本权利,以及不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指责。欧元区目前受外部环境和地缘政治等因素影响,且面对结构性难题,必须应对经济增长的多重挑战,估计难以投入资源去处理外来难民问题,将难民拒于门外是最好的选择。而在诸多地区问题上,土耳其仍然须要与欧盟合作,土耳其会不会紧急刹车封起边境还有待观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