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餐饮业需救援也须自救

如今全国进入一个月的“断路器”抗疫阶段,业者不能提供堂食,生意所受打击之大,不难想象。(邬福梁摄)

字体大小:

2019冠状病毒疫情给各行各业带来前所未见的打击。据餐饮业者反映,眼前的危机远超2003年沙斯疫情和2009年全球金融风暴所带来的冲击。许多业者之前两个月的营业额已大幅下跌,如今全国进入一个月的“断路器”抗疫阶段,业者不能提供堂食,生意所受打击之大,不难想象。政府已推出一系列援助措施,但业者也须组织起来自救,度过这段艰难时期。

自本地疫情于今年1月暴发以来,市中心餐饮场所和邻里小贩都申诉生意大跌七八成,于是有的缩短营业时间,有的暂时关闭部分分店,以降低亏损。新加坡餐饮业协会估计,约4000个餐饮业者很可能无法撑过此次危机,恐怕在未来三个月里结束营业。餐馆预订平台Chope的一项调查显示,受访的249家本地餐馆,78%认为如果情况不好转,生意将撑不过六个月。一个为自救而组织起来的网络#savefnbsg的抽样调查情绪更悲观,88%受访餐馆认为如果情况不好转,可能会在30天内结业;超过六成已因财务状况而裁员。本地约有1万2000家餐馆,从业人数约20万,餐饮业若出现倒闭潮,意味着将有成千上万的家庭受影响。

政府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坚韧团结配套”追加预算案和“同舟共济预算案”中推出一系列措施帮助企业,包括餐饮业者,例如给予非住宅房地产税务回扣、员工薪金补贴、外劳税减免等。政府也迅速在国会订立《冠状病毒疾病(临时援助措施)法》,协助因疫情而无法履行合约的个人和中小企业有最长六个月的缓冲期;并强制商场业主最迟须在今年下半年,把政府给予的房地产税回扣,全额转让给租户。租金和人力是餐饮业的主要营运支出,上述措施能够为业者抵销一部分的开销。

之前政府在追加预算案中宣布,符合资格的商业房地产可获得100%的房地产税回扣。尽管如此,一些餐饮业租户反映,仍未获得业主给予租金回扣,或者所获回扣不多。根据目前所掌握的资料,一些商场向租户征收营业额的最高15%作为租金,有的在未来一到三个月给租户30%至50%租金回扣,有的一次过给40%回扣;当然,还有一些业主无声无息。

商场业主应该有与租户共体时艰的精神,不能抱着一家店倒了会有另一家店开业,或者趁这个机会淘汰一批租户的想法。不能否认,一些业主必须向股东和投资者交代,但投资者应该意识到,当前形势和三个月前的前景预估大不相同,若不愿面对今年派息减少的现实,接下来大量餐饮业者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对整个经济和社会造成广泛影响,更不利于长期投资回报。

另一方面,政府给予业者租金和员工薪金补贴等援助,并不是让业者坐着等待危机过去。业者也应该组织起来自救,通过商联会、互联网、送餐物流、过渡性贷款等种种渠道开拓机会。我们注意到,有越来越多食材供应商、餐馆、小贩等组织起来,有的与送餐业者合作提供外卖服务,有的通过社交媒体广发电话提供订餐服务,有的自组网络自行为全岛消费者送餐,例如乌节路商联会组织餐馆集体从事外卖和打包服务。有的小贩则联合设立面簿群组,让消费者、送餐员和小贩直接联系,绕过送餐平台。新加坡企业发展局则推出“送餐振兴配套”,为使用送餐平台的商家提供送餐费资助。

送餐物流无疑是商家自救的最弱环节,因为市场不可能立即“生”出一大批额外送餐员来满足送餐需求,这方面还须由送餐平台、商家和监管者尽速合作,提出有效解决方案;之前放宽限制,允许德士和私召车送餐送货是可取的灵活做法。送餐平台可设法以网络渠道快速建立送餐员队伍,让更多失去工作者有一些收入,同时降低抽佣比率,吸引更多商家尤其是小贩加入。在这个时候肩负社会责任,共体时艰,可以提升平台的企业形象。

面对冠病疫情冲击,各行各业在得到救助之余,也要设法求存,更要思考疫情结束后未来的经营模式。许多遭受打击的行业是传统业者,如何摆脱旧模式,不仅关系到眼前的生死存亡,也是日后能否变身浴火凤凰的关键所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