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沉着应战管控客工宿舍疫情

我国的冠病19确诊病例已经超过2万起,而患者绝大多数是住在各个客工宿舍的客工。(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5月9日

我国的冠病19确诊病例已经超过2万起,而患者绝大多数是住在各个客工宿舍的客工。较之其他地方的情况,这是相当独特的,因此很自然地引起各方特别关注,同时也招致不少质疑与批评。有关当局当然知道有种种反应,并已清楚表示,在疫情得到控制后,会作全盘的检讨。

对客工宿舍疫情的管控工作,目前可说还处于高度紧张的阶段,因此,政府必须全神贯注,同时调动所有的资源应战。对民众而言,在这个时候增加对实际情况的了解,尽可能给予助力,包括密切配合政府的各项阻断和隔离措施,有助于尽快控制整体疫情,并逐渐有序地恢复经济与社会活动。

对客工宿舍的情况,现任议长陈川仁应该是相当熟悉的,因为他曾在2014至2015年担任过人力部长。依据客工宿舍法令建立的客工宿舍,正是人力部的管辖范围。因此,他前天参与一项派发水果、干粮、医疗用品和卫生用品给客工的大型活动时的一番话,确实很值得所有关心客工疫情的国人参考。

陈川仁指出,本地部分客工宿舍的环境确实很糟糕,但也有好些其实很不错,国人不宜一概而论,一竹竿打翻全船人。而考虑到此次疫情的规模和性质,我们也不该将病毒传播的导因完全归咎于宿舍的(卫生)环境。病毒的高度传染性和宿舍的密集群居模式,更可能是导致疫情迅速传播的原因。

就其他密集群居式环境出现感染群的例子来看,陈川仁的说法是有其理据的。比方在我国李亚妹安老院出现的感染群,以及在美国、法国及台湾的航空母舰和战舰上出现的感染群,都不能归咎于居住环境的卫生条件,而更多的是出于密集性这一共同点。而冠病19的高度传染性以及无症状传染等特性,现在也都已被确认。因此,如果其他类似的地方如学生宿舍等不采取阻断和隔离措施,也难保不会出现类似疫情。

客工宿舍特殊疫情备受关注,显然也正在改变过去一般人对客工的忽视。长久以来,尽管我们社会里有数十万客工,但一般人平常都不会关注他们的存在,好像客工和我们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里。经此一疫,许多人终于幡然醒悟,原来我们是命运共同体。也就是说,客工和我们整个社会的运作息息相关,而客工宿舍和社区看起来相互隔离,其实无法相互隔绝。

例如,当建筑业客工都必须遵守居家通知令时,包括组屋在内的建筑工程立即陷入停顿状态,这凸显了客工对新加坡建设的重要性。其次,众多的客工被安排在各处特别为他们而设的隔离设施内,包括平时只载观光客的游轮,看起来是把客工疫情和社区隔离了,但事实证明,传染还是发生了。

《联合早报》昨天的报道就指出,与客工病例关联的社区病例似乎正在增加。受访专家说,两者难免出现交叉感染,而未来也可能出现更多与客工宿舍有关的社区病例。这其实也并非意外,毕竟很多人还是得和被隔离的客工们接触,包括医护人员,以及维持隔离设施所需的本地员工。不过,毫无疑问,隔离措施防止了交叉感染的大面积发生。

综上所说,客工疫情复杂多端,管控不易,除了政府全力以赴,还需全民的协作支持。而在此疫情还处于高发的现阶段,社会各界尤须凝聚共识,把控制疫情放到第一位,并持续沉着应战,以竟于成,这也才是最符合整体利益的处理方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