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马国政治争斗又趋恶劣

马国在冠病来袭时发生政权易手,一度导致冠病散播。(路透社)

字体大小:

2020年5月15日

马来西亚正值2018年大选政党轮替二周年之际,柔佛、马六甲和霹雳今年3月变天后,州议会近日召开新会期,国会下议院新会期也在5月18日开幕,加上当地冠病疫情好转,朝野又开始政治恶斗。

前首相马哈迪提呈对首相慕尤丁的不信任动议,已获下议院议长阿里夫接纳,但慕尤丁知会下议院,由于冠病疫情尚未全面缓和,政府不提呈法案议程,阿里夫已宣布18日当天只有国家元首为国会第三会期主持开幕仪式,之后就休会。这意味着不信任动议将延后至7月的议程,下议院无法就慕尤丁作为首相是否获得多数议员支持进行表决。此外,下议院快速休会,也意味着经济援助配套无法提呈国会辩论通过,这不利于后冠病时期的经济重振计划。

另一方面,吉打州政权也陷入僵局。国盟宣布获六名议员支持,希盟已失去州议会多数优势,但马哈迪儿子、州务大臣慕克力认为,要在州议会对他提出不信任动议并获通过,才算合法。事实上,吉打、霹雳、马六甲及柔佛与联邦的情况相似。州统治者和国家元首履行宪法责任,使用自由裁量权委任他们认为获得多数议员支持的政府首脑。不过,政权易手始终未经过议会确认,这削弱了选票意义,违背民主精神,为政局动荡留下长远手尾和不好先例。

马国如今的政局违背两年前的投票结果,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旧秩序的反扑。土著团结党虽与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及国家诚信党组成希望联盟,但该党始终走种族路线,所以被喻为巫统2.0。换言之,主张改革路线的希盟内部存在一个抗拒改革、代表旧势力的保守政党。2018年大选后,希盟因为权力斗争和政治路线差异,分裂日趋明显,加上巫统和伊党成功合作,重整马来支持力量,给希盟造成更大压力。希盟政府的改革议程触碰了既得利益,使得马来保守派和旧秩序力量重新整合,并意识到单靠马来选票即可执政联邦。慕尤丁和阿兹敏联手,从希盟内部发难,正好给保守派和旧秩序重回政治舞台制造了台阶。

粗略划分,国盟和希盟分别代表了保守和改革两种路线,但它们都不稳定。希盟始终没有一致的政治理念,土团党马哈迪派系依然主张种族政治路线。公正党分裂重创了该党实力,民行党始终不获保守马来选民接纳。希盟的另一个问题是马哈迪与安华的关系。马、安两人再次撕破脸,但又迫于形势,5月9日变天两周年当天发表联合声明,强调不会放弃人民的委托,将再次抛开歧见,争取完成希盟未竟的改革。然而,两人的联手终究还是权宜,这点已屡试不爽。加上马哈迪年事已高,希盟还能依靠他多久是一个问题。安华是希盟共主,但始终无法像马哈迪那样带领希盟取得更大突破。希盟接下来的共主究竟是马哈迪还是安华,恐怕还得有一番纠缠。

国盟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土团党基本上处于分裂状态,面对巫统和伊党,形势并不讨好。慕尤丁和阿兹敏主导政府,没有委任巫伊两党主要领袖入阁,巫统对此深感不满。慕尤丁委任他们出任政联公司高管,这可以拉拢一些巫伊支持力量,但因为政联公司受到的监管并不透明,所以难以排除结党营私的可能性。巫统对国盟的支持始终不温不火,也就是承诺支持慕尤丁政府,但也可以随时退出,迫使国会解散举行大选。

希盟没有了保守的土团党,改革旗帜更鲜明,这不受大部分农村保守马来选民的拥护;要如何说服非马来支持者降低改革期望,说服马来选民接受一定程度的改革,成了希盟的难题。国盟基本上是单一族群独大的政党联盟,没有非马来群体的支持,在马来西亚这个种族协商民主政体下,执政合法性终究有所欠缺。面对马哈迪的不信任动议和虎视眈眈的巫统,慕尤丁的首相位子难以坐稳,当前的最好选项可能就是继续拖延不信任动议,同时继续加强争取巫伊两党和沙巴对他的支持。

马国在冠病来袭时发生政权易手,一度导致冠病散播。不过,慕尤丁任相后及时宣布行动管制令,既控制了疫情传播,也暂时把政治恶斗暂时压下来。随着疫情好转,当务之急应该是防范疫情卷土重来和重振经济,没想到最先“重振”的却是政治恶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