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检讨客工政策需要全局思考

本地一个客工宿舍。(法新社)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5月30日

我国应该减少对外来劳工的依赖,这应该说是一个早已有之的共识。然而,过去这些年来的实际情况是,客工人数越来越多。截至今年3月,在本地持工作准证的客工就多达72万,此外还有20多万女佣。如果加上拿就业证的外籍员工,人数还要加倍。

新加坡之所以那么依赖外籍员工,主要是因为经济不断扩张,需要大量人力,而本地劳动力根本无法满足这一强大需求。我国劳动力不足,原因则有几个,包括人口有限;人民教育程度普遍提高,大多数人不愿干低端的体力活;以及人口的迅速老龄化。

迄今为止,建筑业、海事业(造修船厂)、制造业、交通运输等仍然在我国经济中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而这些行业不管怎么机械化,仍然需要大量的劳工,执行机器无法取代的工作。短期内这是难以改变的。

代表本地数万家各领域企业的八个商会、公会和行会三天前罕见地同步针对客工问题发表声明,正可以说明客工目前在经济发展中难以替代的重要性。它们齐声吁请政府接下来检讨客工政策时要格外谨慎。许多商家和企业显然很担心,外劳政策可能会出现过于仓促的改变,影响它们生存与发展的机会。

这些行会和商会之所以会采取这一行动,主要是因为客工宿舍冠病疫情引起社会关注,也连带引发要求决策者检讨我国客工政策的声浪。一些社会和经济学者,以及非政府组织呼吁政府在疫情后调整我国经济结构,减少对外来密集劳动力的依赖。

应该指出的是,客工宿舍疫情和我国对客工的依赖其实是不同的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控制宿舍疫情和长远来说如何减少对客工的依赖,也必须分开来谈。平情而论,在目前的情况下,客工政策实不宜有什么突然的改变,因为,几个月的疫情和阻断措施,已经使许多行业因为无法正常运作而元气大伤,它们所聘用的好些客工一时之间也无法重回新加坡,这已导致部分员工的流失,如果在解封阶段又受进一步的限制,等于是雪上加霜。

除开各行业都急切要在下星期阻断措施结束时赶快复工复产,需有充分人手,我国的很多基础建设其实也都在极大程度上仰赖外来劳工,比如组屋、地铁、公路桥梁、新机场的建造,都需要大量劳工。这些工程因为受疫情影响不得不暂停,已大大拖延竣工的进度,在重启经济的阶段,如果能重回工作岗位的客工人数不足,很多工程就可能进一步延误。这也是为什么政府正倾全力管控宿舍疫情,确保有足够客工能应付重启经济的需要。

我们相信,那些发出减少依赖客工的呼声者,其用意也不是要政府立即收紧客工政策,而是希望对这个课题重新思考,并谋求可持续的对策。对此,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日前在接受亚洲电视台访问时,也已做出了及时的回应。他指出,政府将继续大力推动企业转型,推动数码化以提高生产力和效率,借此减低体力活所占的比重,为国人打造更好的工作。不过他也提醒,数码化转型有其局限无法面面俱到,外来劳动力仍旧不可或缺。我们依然需要一定比例的客工来从事许多新加坡人不愿意做的苦差。检讨客工政策确实必须实事求是,也需有全局思考。

话说回来,我们也的确可以借疫情所产生的倒逼作用,加速企业转型的进程,以及改变人们一些存在已久的观念与成见。很多目前有大量外籍员工从事的行业,如装修、环境卫生、护理、电工、匠人、幼儿园教师等等,其实都是可以由本地人挑起的。只是长期以来,这些工作薪酬较低,社会大众对这些职业的尊重也不足,我们要减少依赖外来劳力,就必须加以改变,提高这些职业的吸引力,尤其是提升薪酬和其他工作条件。而长远来说,我们也必须准备接受这种改变必然造成营商和生活成本上涨的事实。这些变化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因此,对我国客工政策的检讨也必然要从全局思考、以循序渐进方式推进改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