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韩国瑜遭罢免警示民粹政治

高雄选民在6月6日以近百万张的绝对多数票,罢免了国民党籍的市长韩国瑜。(路透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6月8日

高雄选民在6月6日以近百万张的绝对多数票,罢免了国民党籍的市长韩国瑜。这是台湾民主转型以来,首次根据《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按照民主程序罢免了直辖市的行政首长。这一投票结果,放在当下全球民粹主义方兴未艾的大环境里,无疑有其积极的政治意义。在中美趋于对峙的地缘政治紧张中,也不无反映两岸关系走向的指标作用。

虽然执政的民进党政府,在罢免投票当中有所参与,以便在推翻韩国瑜后夺回高雄执政权,但罢免韩国瑜的行动,主要还是由民间发起,并逐渐壮大成势。高雄选民对韩国瑜的最大不满,是他在2018年获得高雄人的全力支持,高票当选市长后不到半年,便背弃竞选市长时的承诺,转战总统选举,在总统选输后又无愧疚之意,回高雄继续当市长。

韩国瑜当年已经在政坛属于半退休状态,在高雄毫无人脉基础,却凭借台湾民意对民进党执政的普遍厌恶,以及自己的能言善道,而掀起了一股“政治韩流”,最终以超过89万票,打败势力雄厚的民进党前立委陈其迈,结束了民进党在高雄长达20年的执政。但是,高雄选民今年却以近94万票赞成,2万5000多票反对,通过了罢免案。

台湾的选罢法尽管允许候选人带职参选,也有过不少先例,但韩国瑜在2019年以高雄市长身份,代表国民党参选台湾总统,却引发了极大的争议。最主要的一点,是他才就任高雄市长半年,而且国民党内并不缺乏竞逐总统的人选。舆论认为韩国瑜没有感恩高雄选民雪中送炭的巨大支持,反而要借助当选市长的政治光环,得陇望蜀,激发倒韩的民愤。

在政治失信之余,韩国瑜从参选总统,到败选之后重返高雄市政,在市政建设上并未急起直追,还把舆论对他“落跑市长”的批评,归咎于民进党的抹黑。这在在加深了中间选民的失望。政治对手在媒体上对韩国瑜的攻击,并非始于今天,而是在他当年参选高雄市长声势正旺时即已开始。但彼时他成功当选,如今却被罢免,可见失去民心而非对手的抹黑,才是罢免案通过的原因。

除了个人因素,国际和两岸形势在短短两年间的巨变,也导致了韩国瑜政治命运的大逆转。中美的博弈从2018年的贸易战,逐步升级并扩大至战略对峙,使得台湾对美国的地缘政治价值水涨船高。与此同时,两岸关系也因为大陆在2019年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而发生重大倒退。台湾方案的出现,使得国民党赖以立足于“九二共识”的两岸政策,在台湾内部顿时失去正当性,更让台湾民意从2018年的“讨厌民进党”,转而质疑对中共友善的国民党。这也是民进党籍总统蔡英文在去年以817万票、57.13%的佳绩,打败韩国瑜连任的关键。

大陆在今年“两会”意外推动香港国安法,让台湾对于两岸统一的可能景况更感忧虑。韩国瑜在担任高雄市长、参选总统期间对大陆的亲善立场,加剧了台湾民众对他的不信任感,也是罢免案高票通过的间接原因。这一政治困境并非只属于韩国瑜个人,更使主张两岸交流的国民党进退维谷。随着中美对峙和两岸关系恶化,国民党今后要重获台湾人的支持,势必要经历艰难而痛苦的党内革新。

作为一颗曾经闪亮的政治明星,韩国瑜的政治性格具备明显的民粹特质,善于把握和操弄一时的政治情绪。他被高雄选民高票罢免,让其政治生命犹如陨星,稍纵即逝。台湾民主在这一役正常发挥,展现了体制的纠错能力。罢免案对台湾那些投机取巧的政客,发出了严厉的警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背弃对选民的承诺,终将遭选民唾弃。在世界各地民粹主义崛起的当下,韩国瑜的崛起与陨落给大家上了一课:要真正维护自己的利益,选民就必须善用手中的一票,拒绝政客的分化和操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