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美国民主难包容社会碎片化

6月10日,人们在美国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参加抗议活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暴力执法致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死亡,由此引发的抗议活动当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继续进行。(新华社)

字体大小:

美国黑人男子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所引发的反种族主义示威抗争,不但扩散到美国各大城市,世界不少城市也出现了声援的游行。然而,抗争活动却出现了异变,在英美城市,不少民众开始涂鸦甚至推倒一些历史塑像,指其是种族主义象征。美国一些城市也出现解散警队的呼吁,西雅图某区更被“反法西斯”团体占山为王,陷入无政府状态。种种乱象反映了美国社会不仅两极化,更是碎片化;美国民主的包容精神,正面临历史考验。

黑人遭歧视现象是美国的政治顽疾,历史上更为了解放黑奴而打了死伤惨烈的四年内战。尽管主张废除奴隶制的北方赢得战争,黑人的命运并没有得到显著改善,还必须经历百年的争权维权,特别是1960年代的人权运动,才逐渐改变自己的命运。然而,黑人整体上还是无法同白人平起平坐,特别是在经济成就及社会地位方面,甚至还不如亚裔和拉丁裔等少数族群。因此,每当发生类似弗洛伊德事件,总会引发社会的巨大反应。

此次美国社会的反应,却超出了反种族歧视的初衷。表面上,这同冠病疫情的封城锁国措施,以及经济陷入衰退导致大量年轻人前途渺茫有关,社会所郁积的怨气和不满,皆通过这一宣泄口集体爆发。可是深入观察,却会发现此次的社会动荡,还存在种族关系紧张、为黑人的集体不公遭遇伸张正义等崇高动机之外的原因。在相当程度上,反种族歧视已经沦为左派极端激进主义者自我标榜、打击异己的政治工具。

这跟美国精英阶层的日益左倾有关。数据显示,美国高等学府教师的政治倾向,特别是在人文与社会科学领域,左派或自由派同保守派的比例极度失衡。他们长期灌输学生各种进步乃至激进的观念,使得平等崛起为最高乃至唯一的价值。美国资本主义在冷战后奉新自由主义的市场崇拜为圭臬,又导致了严重的贫富差距,妨碍了大量年轻人成家立业,向上流动的通路,于是形成了年轻人普遍的反体制心态。

这种反体制的心态,又堕落为对西方历史传统的否定。这回就集中表现在示威者毁坏城市历史塑像,要求解散警队等激进立场。运动的异化,在于从原本的黑人平权,沦为白人原罪。在当下的语境里,身为白人就代表压迫黑人的体制,因而是有罪的。作为反弹,白人至上政治势力,也在总统特朗普的政治暗示下有逐渐结集之势。  

代表左派利益的民主党精英,不但没能引导维权运动,反而被牵着鼻子走。民主党实权人物、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还带领一众议员,披上印有非洲部族图案的围巾,集体单膝下跪,表达对运动的降服。这同特朗普在教堂外手持圣经的政治作秀如出一辙,都在利用民众激情来累积政治资本。作为国家领袖,因控制疫情不力、经济衰退而民调落后的特朗普,非但没有扮演团结国人的应有角色,反而不断煽风点火,制造撕裂,来凝聚基本盘以迎战11月的总统连任选举。

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大党,一个被激进的平权运动裹挟,另一个则遭民粹主义领导人颠覆,原本已经撕裂的政治体,如今进一步碎片化。作为世界民主的灯塔,美国精神原本以包容异己为怀,因而吸引了全球人才源源不断移民入籍。可是如今的美国民主,却难以包容如此四分五裂的民意。尽管内部不乏反省的理性论述,至今却还是被淹没在民粹的众声喧哗中。11月的总统选举,势必是美国自内战爆发以来最分裂的一次。这座“山巅之城”如何自处,恐怕也将左右未来的世界格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