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循序渐进开放新马关卡

最理想的情况是疫苗或特效药面世普及,那时关卡就得以正常运作。在这之前,新马政府只能根据现有的条件作取舍。开放边境符合两国的共同利益,在这一基本共识之下,双方相信将能够根据科学知识、经济需要和国民健康等综合考量,妥善地谋求方案,让两地人民能够安全、有序地来往。(档案照)

字体大小:

社论 2020年6月30日

马来西亚首相慕尤丁在6月26日致电李显龙总理,讨论两国边境开放的问题,并建议允许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国公民,每日通关往返两地。新加坡外交部表示,两国领导人同意,任何双边协议必须包括双方都同意的公共卫生准则,以维护两国的公共卫生和国民健康,同时考虑到两国医疗资源的情况。随着全球第二波冠病疫情的威胁日益显著,新马以国民健康为大原则,探讨开放边境的做法,无疑是明智的。

全球的冠病患者已经超过1000万人,世界卫生组织指出,从900万患者到1000万人染病,期间只花了不到一周时间,显示疫情仍然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尽管个别地区如西欧和部分美国州属正逐步解封经济,但随之而来的第二波疫情反弹,已经出现苗头。控制疫情相对成功的澳大利亚,因为担忧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已经延后了解封计划。总理莫里森暗示,澳洲或许会等到明年才考虑开放边境。

澳洲的两难是所有国家共同面对的,为控制疫病扩散所采取的封城锁国措施,导致了世界经济陷入衰退。各国政府都必须在保生命和保生计之间,做出艰难的抉择。新加坡作为开放经济体,自然无法幸免。在解封措施进入第二阶段后,政府接下来所必须面对的难题,就是如何有序地恢复国际经贸往来,同时严防第二波疫情随着国境的开放而输入。

新马经济关系紧密,疫情前新柔的两个陆路关卡通关人数为全球之最,每天约45万人次;每日往返新加坡工作的马国民众多达25万人。如何保障两国的公共卫生和国民健康,又能兼顾这些促进两国经济繁荣的民众的生计,必须是开放边境要立足的原则。因此,两国同意把过境民众分为四个群体——商务、专才和需个案处理的个人及特定亲属;2万5000名长期在新加坡生活和工作的马国人;每天往返新马工作的马国人;普通游客——因人制宜,是让人鼓舞的构想。

要确保病毒不会因为开放边境而扩散,最关键的无疑是两地政府的检测能力。在检测能力获得显著提升之前,两国对输入型病例的防堵,很难做到滴水不漏。检测病毒是一个“劳力密集型”的作业,不但需要动员大量人力在第一线采集样本,后端的实验室也必须具备快速取得结果的效率;效率的提升,很难做到立竿见影。

新加坡的目标,是在下阶段取得日检测4万例的能力。这意味着要扩大“绿色通道”,让入境者无须隔离14天的安排,眼下恐怕还无法满足每天往返两地的25万马国工人。因为,新加坡还必须定时检测已经获准复工的数万名本地宿舍客工;而随着既有的宿舍检测工作的推进,获准复工的客工人数也会相应增加。这一实际的检测能力限制,将影响新马关卡开放的进度。

但是,针对第一和第二个群体,双方或许应尽量尽早开放通行,特别是那2万5000名长期在新加坡生活和工作的马国人。他们不少在阻断措施后,继续留守新加坡的岗位,长期同家人分隔两地。基于人道立场,当局应当在能力允许时,优先考虑让他们回乡探亲,并顺利返新工作。部分每天往返的马国工人,当时也选择逗留在新加坡以保住饭碗,如何让他们回国探病、奔丧或办理重要事项,也是理应重视的课题。一个可以考虑的办法,是以个案方式酌情处理,一旦审批通过,就放进第一类别中,让他们回国后再返新。

当然,最理想的情况是疫苗或特效药面世普及,那时关卡就得以正常运作。在这之前,新马政府只能根据现有的条件作取舍。开放边境符合两国的共同利益,在这一基本共识之下,双方相信将能够根据科学知识、经济需要和国民健康等综合考量,妥善地谋求方案,让两地人民能够安全、有序地来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